當前位置:首頁 > 妙手神農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上的餡餅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上的餡餅

錢萬貫聽完無語了,他也一直在納悶,余飛明明是自己帶著入行,可是每次購買原石或者賭石,只要余飛去了,從來都沒有虧過,甚至每次都是大賺。
  
  他一直覺得這都是余飛的運氣而已,但是余飛這次說的如此的肯定,這就不像是運氣了,按理來說一個成熟的人,不會相信運氣,只會相信實力。
  
  他現在明白了,余飛一直都在藏拙,余飛絕對是賭石的高手。
  
  “你確定?”
  
  錢萬貫有點心動了,說實話賭石也算是賭博的一種,他以前常年負責玉石生意這一塊,漸漸的也喜歡上了這種心跳加速的商業行為。
  
  這段時間將他困在這里,他早就手癢的不行了。
  
  “你能離開這里嗎?”
  
  余飛看了看門口,然后對錢萬貫說道,錢萬貫現在,就仿佛錢家派來管理這里的封疆大員,權力大責任也大,一旦出現了什么問題,對于他們父子的威望影響太大了。
  
  “沒什么問題,現在就是開采期,也沒啥事情,我來這里你也清楚,就是刷一刷功勞,方便我以后接任我爸的位置,要是有人搶劫庫房,那我在這里也沒用!”
  
  錢萬貫攤攤手,他對于自己的職責和定位,都十分的清楚。
  
  “那就一起去打一波秋風唄!”
  
  余飛聽完笑著說道。
  
  “走就走,聽說云南那邊,明天就有一個大型的拍賣會,是一幫原始供應商搞出來的活動,目的是在后天,傾銷一番他們積壓的庫存原石,價格會比較低!”
  
  錢萬貫作為行內人,當然了解的清楚了,各種動向都知道。
  
  “那你們錢家不派人去?萬一被發現了不好吧?”
  
  余飛問道。
  
  “我們錢家的賭注都壓在這里了,現在一心等著靠天外來的玉石,一舉沖上這一行的頂峰,所以最近收縮了生意,錢都在我這里,肯定沒有人去!”
  
  錢萬貫肯定的說道,作為錢家少主,他當然清清楚楚了。
  
  “現在訂機票,干他一波!”
  
  余飛聽完覺得這一票很不錯,立馬決定出發。
  
  “好!”
  
  錢萬貫也決定了,立馬按了呼叫按鈕,將自己的秘書喊了進來,讓給兩人定最快的機票。
  
  年輕有個優點,就是精力充沛,而且不瞻前顧后說干就干。
  
  秘書訂好了機票,兩個人就出發了,只不過錢萬貫還帶著四個保鏢,就算是知道余飛實力很強,但這是家族的規定,直系族人出門必須帶保鏢。
  
  不過這些人不會隨便嚼舌根子,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護雇主的安全。
  
  他們趕到機場的時候,剛好趕上檢票,然后便立馬登上了飛往云南的飛機。
  
  在飛機上錢萬貫給余飛大概介紹了一下這次行程的主意事項,畢竟余飛厲害歸厲害,但是一些行業信息就不清楚了。
  
  這次的拍賣會只是個幌子,因為行業不是很景氣,所以一些人積壓了大量的原石。
  
  這些原石都被挑選過了很多遍,但還是賣不出去,所以這次屬于低價清倉虧本甩賣的類型,不過開出玉石的幾率相對也會小一些。
  
  不過安全這一塊,在國內基本可以保證,他們只需要安安心心的花錢和安安心心的掙錢就可以了。
  
  而且錢萬貫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不能露面,這次行動出錢的事情由錢萬貫來做,出
  
  面就需要余飛了。
  
  錢萬貫可以給余飛借用錢家的關系,提供最大的便利,至于這次能賺多少錢,就看余飛自己的操作了。
  
  兩個人訂好了操作方法,飛機也快落地了,等到飛機落地,錢萬貫安排的接機的人就來了,兩個人被帶到了市里的大酒店,安頓下來之后,錢萬貫安排的本地通就來了,此人負責給余飛帶路和處理各種麻煩事。
  
  “余老板你好,你可以喊我順子!”
  
  余飛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小的一臉人畜無害的小胖子,就知道此人絕對不簡單,光是從他那眼睛就看得出來,這人絕對是本地的油子。
  
  而且一般不以真名示人的人,一定有自己的特殊原因,這種人就沒有幾個簡單的。
  
  “這兩天得辛苦你了!”
  
  余飛點點頭,示意對方可以帶路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順子說道。
  
  “咱們什么時候出發?”
  
  余飛直接問道。
  
  “現在就可以出發,雖然拍賣會明天才開始,不過那就是個幌子,今天原石交易就開始了!”
  
  順子看了看時間,然后直接說道。
  
  “那行,走吧!”
  
  余飛跟著下了樓。
  
  順子開著的是一輛低調的哈佛H6汽車,這輛車據說連續很多年,奪得了SUV車型的銷量冠軍,價格親民性能強大。
  
  余飛坐在后排,順子立馬系上安全帶開車了。
  
  “余老板,今天散戶比較多,有些人隨便去河邊撿幾塊石頭就出來騙人,那些散戶咱們就直接不看了吧?”
  
  順子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嗯。”
  
  余飛點點頭,這也是事實,在那些散戶攤子上看東西,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浪費世界,之所以是散戶,說明那些人眼力不行,所以才做不大。
  
  有些人抱著散戶哪里價格特別便宜的心理,所以跑去想要撿寶,余飛卻知道幾率太小了,有好東西很少有機會落到散戶手里,哪怕是有那么一兩顆,成色也不一定怎么樣。
  
  得到了余飛的點頭,順子開車進入交易市場的時候,直接繞過了最外面的散戶區域,來到了后面大攤販占據的位置。
  
  這邊上有一個小體育館,明天要用來舉行拍賣會,外面的大廣場和空地,才是真正的大宗交易場所。
  
  別看這里到處都是石頭,可是鑒于玉石的價格不菲,所以外面這片廣場和空地的整體價值,恐怕堪比一座小型城市。
  
  順子將車隨便停在了一片荒草上,荒草都被人踩成平地了。
  
  下車的時候想散戶的區域看去,遠遠就看到那邊人頭攢動熱鬧非凡,這邊搭建了棚子,看起來正規的多的地方,卻沒有多少人轉悠。
  
  順子鎖了車,和余飛走進了這片區域,其實剛開始逛的區域,也屬于散戶和大戶中間地位的原石販子。
  
  這里每個人占據著大概兩三間房的地皮,或者用架子,或者直接放在地上,展覽著自己的原石。
  
  順子看來也懂石頭,逛起來之后,那眼睛仿佛會說話一般,盯著這個石頭琢磨一會,盯著那個琢磨一會,眼神一會驚喜,一會失望。
  
  “你會挑嗎?”
  
  余飛看到他這模樣,便對順子問道。
  
  “懂一點點,連續失手了幾次之后,就再也不敢玩了!”
  
  順子點
  
  點頭,然后惋惜的說道。
  
  “嗯,做得對。”
  
  余飛點點頭,賭石也經常見到很多人玩的傾家蕩產,這也是賭博的一種,會讓人上癮,因為有時候忽然就一夜暴富了,這種誘惑一般人抵擋不了。
  
  他們先急著出手,而是四處一邊走一邊看,這在行內人看來,就是找感覺,先多看幾個,找到了感覺之后再出手。
  
  “已經擦出帝王綠的原石,百分之百出好玉,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走著走著就聽到有人呼喊,周圍閑逛的人都被吸引了過去,余飛和順子也走了過去。
  
  然后在一個攤位前,看到一個人在自己的攤位中間,支著一張單獨的八仙桌,桌上放著一顆臉盆大小的原石。
  
  原石外面石皮的成色很好,最重要的是在面向客人這一面,竟然真的擦出來了一片帝王綠,有大拇指那么大一點。
  
  很多人頓時都被吸引住了,圍著八仙桌觀察了起來。
  
  這個成色,就算是沒有那片帝王綠,很多老玩家看到石皮的成色,也會忍不住心動買下來。
  
  現在擦出來了帝王綠,讓很多人都心動了,不說開出來這塊原石一樣大的玉石了,就算是開出來拳頭大一塊,那也是賺翻了。
  
  順子也急忙湊了上去驚喜的盯著那塊拿出來的擦王綠,細細觀察了一番,確定這不是造假,而是真的帝王綠之后,才開始觀察其他的部位。
  
  看了一圈之后,順子都想開口問價了,因為實在太誘人了,開出來一大塊帝王玉的幾率也很大。
  
  攤位老板開心的看著越來越多人圍上來了,急忙大聲的呼喊,試圖吸引更多的人過來。
  
  余飛站在遠處,說實話用肉眼看起來,沒有任何造假的成分,看起來無論是擦出來的帝王綠還是石皮,成色都太好了,這絕對是一塊好原石。
  
  但是既然這么好,大家都看得出來,為什么老板自己不開,而是要賣掉呢?
  
  你要說這里賣原石的商人不認識原石,那是一件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有幾把刷子。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余飛先不急著過去,而是站在不遠不近的位置,看著其他人圍觀玉石。
  
  “老板,這塊原石你多少錢出手?”
  
  一個人終于忍不住了,看了幾圈確認之后,抬起頭對攤位老板問道。
  
  “價高者得,天黑之前,誰出價最高就賣給誰!”
  
  攤位老板現在也覺得自己這是奇貨可居,十分硬氣的說道。
  
  “你出價多少么?”
  
  另外一個人對第一個開口的人問道。
  
  “三十萬!”
  
  那人想了想說道。
  
  這話出口,其他人都發出了噓聲,這塊原石都這成色了,還想三十萬買回去,白日做夢也不是這樣做。
  
  但是此人卻不覺得自己錯了,別人后面出價了,自己可以考慮再加價,但要是別人不出價,自己一口氣直接喊個高價,那就是自己吃虧了。
  
  “我出四十萬!”
  
  又有一個人忍不住心動開口了。
  
  “你們兩個不要搞笑了,沒錢就去散戶那邊轉轉,老子出一百萬!”
  
  又有一個人猖狂的開口諷刺了一番兩人,然后開口叫價了。
  
  “余老板,要不咱們也叫一口價?”
  
  順子走了回來,小聲的對余飛說道。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