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崩壞神話 > 第八百七十六章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天帝面容微皺,看著眾神輕聲嘆道:“如白金星所,盤古秘術不知所蹤,神樹枯老,這一切預示著劫難將臨。眾神對此事有什么看法啊。”
  
      此時,一位身穿銀色戰甲,手持青色長劍的神將叩在大殿中央,對著天帝道:“如我四靈神將齊聚,那巫魂也不會掀起多大風浪。”
  
      天帝發出重重的嘆息聲,道:“四靈神將已經不如以往,如今只有你白靈神將身在天界,而藍靈神將為情而亡。紅靈神將一直很叛逆,離開天界不知去向。黃靈神將身在仙界不問事。這天地,這六界還有誰能對抗巫魂。難道六界注定滅亡?”
  
      白靈神將道:“或許六界還有一線希望。”
  
      眾神驚奇的看著白靈神將。天帝面露一絲喜色。問道:“此話如何起?”
  
      白靈神將道:“也許大家都沒有注意人間的一些事情,就在一個時辰前天地間發生了一絲變化,且變化的快。但是我深刻的感覺到人間有人運用了蒼穹之力,瞬時扭轉乾坤,黑白倒轉。不過此事發展的過快,也許大家都沒有注意。”
  
      此時,眾神開始議論紛紛。
  
      白金星再次走到殿前,高聲道:“盤古傳人已經出現。看來六界真的還有希望。”
  
      天帝大笑道:“自古邪不勝正,天自有道。六界永遠不會滅亡,哈哈。”天帝終于發出自古由今的一次開懷大笑。
  
      天帝第一次大笑,就真的預示著六界不會滅亡嗎?
  
      天帝隱去臉上的笑容,對白靈神將道:“朕派你前往人間尋找盤古傳人,務必要盡早找到盤古傳人以免他發生什么不測。”
  
      白靈神將雙手抱拳,高聲道:“本將領命!”
  
      白靈神將回身走出凌霄殿,前往人間。
  
      待白靈神將走后,天帝對白金星道:“白金星,你再去看看神樹有什么變化。然后通知與我。”
  
      白金星躬身道:“老臣領命。”
  
      神樹是散發給眾神靈源的古樹,盤古開天時便生長在天界。
  
      神樹一直生存于天界。日日如昔永不垂老。而如今卻見幾片樹葉枯黃而零落。
  
      白金星來到神樹旁,仔細的觀察著眼前神樹的動態。
  
      又有一片枯黃的樹葉零落,而樹葉飄落的過程中也有一滴仙水隨之滴落。
  
      白金星額頭微皺,自語道:“難道老天在哭泣,六界真的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
  
      此時,一個響亮的聲音不知從何響起:
  
      “這不是老天在落淚,而是本神的淚水。”
  
      白金星舉目四望,驚訝道:“難道您是女媧大神?”
  
      聲音再次響起:
  
      “我乃人類之母,卻不能改變人的命運。間的悲情事跡一次又一次的感動了我,而這次感動我落淚之人,也是人類之圣啊。可惜命運弄人,我只有造人的能力,卻沒有重塑生命的能力。”
  
      白金星疑問道:“這人的確不凡,竟惹女媧大神為之落淚。不知此人是誰,身在何處呢?”
  
      女媧的聲音響起:
  
      “宿因果,終究不變。一切盡待無情的時間去揭曉吧。”濃濃的嘆息聲飄蕩在微風中,久久回響著。
  
      白金星嘆道:“看來劫難發生必有犧牲,一切聽天由命吧。”
  
      白金星回到凌霄殿,將女媧落淚的事情報告給天帝。
  
      天帝驚訝道:“女媧大神竟然為凡人落淚,而她也改變不了凡人的性命,可見天命不可違!”
  
      眾神嘆之。
  
      天空下起了朦朧細雨,柳逸然,花如月和南宮無人躲在蜀山派的殘壁下背雨。
  
      細雨朦朧,天空卻依舊明朗。烈日破開云層,細雨已停。天邊出現了一道美麗的彩虹。
  
      幾人一邊欣賞著彩虹一邊相互交談。
  
      “逸然哥哥,接下來我們要去哪里?”花如月問道。
  
      柳逸然道:“順其自然,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去哪里,將來的一切就讓時間去揭曉吧。”
  
      大鳥風行在空中盤旋,偶爾低鳴幾聲。幾聲虎嘯震耳欲聾,眼雙翅虎與大鳥風行在天邊你追我打,縱橫云霄。
  
      柳逸然人看著天邊的兩個神獸嬉鬧,發出一陣陣歡笑聲。
  
      清涼的晨風吹過,柳逸然睜開雙眼。舉目四望,花如月與南宮無都消失不見。柳逸然很是焦急。
  
      一股妖氣傳過,柳逸然追尋著這股妖氣來到一處山峰中。只見一個黑衣人正站在山頭,背對著自己。
  
      “我已經等你很久了。”黑衣人沉聲道。
  
      柳逸然笑道:“等我來降伏你?”
  
      黑衣人回過頭,只見黑炭般的臉色眼睛閃閃發光。黑黑的茸毛長在它的臉上,樣即滑稽又恐怖。凌厲的眼神仿佛能將人身體射穿。
  
      柳逸然仔細的觀察著此人,只見它全身散發出驚人的妖氣。
  
      “你是誰,我的朋友是不是你弄走的?”柳逸然問道。
  
      黑衣人雙手捶打著自己的胸部發出粗吼的咆哮聲,大聲道:“將死的人不必知道的多。”
  
      黑衣人雙手游動,產生一道黑色旋風卷向柳逸然。這旋風猶如狂怒的死神,瘋狂的腐蝕著柳逸然的身體。柳逸然運氣全身真氣,全力的抵抗著黑風的入侵,身外散發出淡藍色的光芒。柳逸然張開大口大喊一聲,雙手有力的向前一揮,驚人的崔動力一舉將黑色旋風吹了回去。
  
      黑衣人大聲道:“還有兩下,不像你的朋友,簡直不堪一擊。”
  
      柳逸然站在空中,微風吹動著他的長發。凌厲的眼神怒視著黑衣人,二人站立不動。
  
      沉默許久,二人同時運起真氣,向四周擴散一道氣波。柳逸然雙眼放光,身后飛出千把仙劍,同時射向黑衣人。
  
      無數的劍芒猶如劍雨般從空中揮落,破空的劍嘯像似巨龍威吟。黑衣人咆哮一聲,雙手快的揮舞,射出無數道金絲飛向空中。無數條金絲猶如金色的毒蛇與空中的劍芒相互碰撞纏繞,蹦出絲絲火花,一聲破空巨響。空中發生大爆炸,仙劍與金絲都化為無有,所產生的氣流同時將柳逸然與黑衣人震飛。
  
      柳逸然落在地上穩住了身體,舉起玄冥劍指向黑衣人。眨眼飛到黑衣人身邊,柳逸然瞬時揮出數劍,驚人的劍氣正步步緊逼著黑衣人。黑衣人無可防御,頓時怒吼一聲。一道黑風從黑衣人的大口中吹出將柳逸然震退數米。
  
      柳逸然的嘴角流出一道鮮血,凌亂的長發隨風飄舞。
  
      然而,就在柳逸然想要再次發出攻擊的時候,空中突然傳來一股神圣之氣,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一位白衣少女猶如仙子臨凡飄飄欲然。
  
      白衣少女慢慢的從空中飄落,眼神怪異的看著柳逸然。柳逸然與白衣女子的眼神交匯。看著眼前的女子,柳逸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此時的情形由不得柳逸然多想,因為黑衣人已經發動了又一輪攻擊。
  
      此次黑衣人發出更大的黑色狂風,一舉將柳逸然與白衣女子的身影淹沒。
  
      這風中傳出兩聲劍吟,藍綠兩道劍芒射穿黑色狂風并一舉擊中黑衣人的身體。黑衣人身負重傷,向遠處逃去,并喊道:“柳逸然,如果想救你的兩個朋友,就到妖都來找。我靈使黑風等著你。”
  
      黑風散去,露出了柳逸然與白衣女子的身影。只見柳逸然高舉玄冥劍,英氣毫發。白衣女子手持綠色仙劍,猶如九天神女,威氣凌天。
  
      柳逸然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少女,被她天仙般的容貌而震驚。白衣女子面露一股羞澀,微風吹動這她的白裙,更襯托出她有形的身姿。白衣女子看著正在發呆的柳逸然,微微低頭,柔聲道:“請少俠不要如此看我。”
  
      柳逸然頓時驚醒,訕訕一笑:“姑娘貌美絕倫,修為高深。令在下自愧不如,多謝姑娘這次相助。”
  
      白衣女子輕輕一笑,柔聲道:“其實我是來報恩的。”
  
      柳逸然疑問道:“向誰報恩?”
  
      白衣女子輕笑道:“當然是向你報恩嘍。”
  
      柳逸然非常迷茫,疑問道:“我與姑娘素未相識。姑娘卻說向我報恩。報什么恩?”
  
      白衣女子走到柳逸然身邊。輕輕的拉起柳逸然的手。柳逸然驚慌失措。躲避著白衣女子的玉手。
  
      白衣女子被柳逸然慌張的動作逗得微微一笑,
  
      “怕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白衣女子道。
  
      柳逸然傻笑一聲,道:“姑娘真是豪爽,但怎能與不認識的男人執手相握呢?”
  
      白衣女子微微一嘆,道:“看來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柳逸然疑問道:“是呀,我與姑娘第一次見面,當然不知道你是誰。”
  
      白衣女子這次拉住了柳逸然的手。悠聲道:“我是你千年的義妹秦霜啊!”
  
      聽聞秦霜之名,一幅幅殘缺的畫面浮現在柳逸然的腦中,但是畫面很模糊,看不清畫面呈現是什么。
  
      看著發呆的柳逸然,秦霜問道:“你怎么了?”
  
      柳逸然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秦霜,微微皺著眉頭。
  
      秦霜疑問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柳逸然深思道:“剛才聽聞你的名字隱約想起了什么事情,但是卻記不起來具體是什么事了。”
  
      秦霜露出一股喜色,輕聲道:“你真的對我有印象嗎?”
  
      柳逸然微微皺著眉頭,輕輕的點點頭。但還是有些茫然。
  
      見柳逸然點頭。秦霜忽然抱住了柳逸然,大聲喊道:“我就知道姜大哥不會忘記霜兒妹妹的!”
  
      柳逸然雙手輕輕的拍拍秦霜的肩膀。訕聲道:“我沒有忘記霜兒妹妹,但是你說的姜大哥是我嗎?”
  
      秦霜重重的點點頭,柳逸然道:“但是我叫柳逸然,不姓姜啊?”
  
      秦霜與柳逸然來到一條小河旁,秦霜似有懷念的道:“你的前世叫姜凌,是我的姜大哥。當時我們初次相遇的情景與現在差不多。我是個孤兒,姜大哥看我可憐便帶著我,一直保護著我。終于有一天我知道了姜大哥是一名戰場殺敵的將軍,我怕給姜大哥添麻煩便偷偷的離開了他。后來我知道一個叫彩云的姑娘與姜大哥相愛了,我偷偷的祝福彩云姐姐與姜大哥。可是……”
  
      當秦霜講完了千年前的事情,依偎在柳逸然的懷里,淚水已經浸透了衣裙。
  
      柳逸然深深一嘆,安慰道:“無論是千年前還是現在,我都會一如既往的保護你。霜兒妹妹好嗎?”
  
      秦霜使勁的點點頭,微微一笑,猶如鮮花綻放,美麗動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與柳逸然一戰的是百獸妖王手下的四大靈使之一的黑風。四大靈使與其他的獸使,行使,圣使以及妖使有所不同。其他的使者都是些妖域常見的精靈,且數量都在幾十位以上。而靈使只有四位,在妖域很神秘,來無影去無蹤,猶如百獸妖王的密使一樣,且實力大過其他的使者。
  
      黑風是四大靈使中實力最弱的一位,也是百獸妖都最常見的一位靈使。其他三位靈使除了百獸妖王沒有任何人見過。
  
      一座黑暗的山洞里,兩道身影相視而立。此二人就是百獸妖王與靈使黑風。
  
      “怎么事情沒有成功?”百獸妖王聲音低沉的道。
  
      黑風道:“我與柳逸然不分上下,沒想到關鍵時刻一位修為高深的女子突然出現幫助柳逸然,所以這次才失力。”
  
      妖王哼道:“沒用的廢物。”
  
      黑風臉色陰沉的斜視著妖王,輕哼道:“不要把我看扁。”
  
      妖王大笑道:“哈哈,廢物就是廢物。你永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永遠都不會超越我。”
  
      黑風看著妖王,沒有話語,臉上流露出一股恨意。
  
      妖王連聲大笑,孤傲的拂袖離去。
  
      這時,一個男子的嘲笑聲從洞中響起:
  
      “哎,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這么無能的人。”
  
      黑風大怒,發出一股黑色狂風吹向洞內,一聲悶響。洞內的墻壁頓時倒塌幾塊。
  
      此時。男子的嘲笑聲再次響起:
  
      “不僅無能。而且弱智。沒事閑的拆自己的狗窩。”
  
      黑風被男子的話語氣的狂怒不已,快速走進洞內,一個男子正被一條鐵鏈綁著,男子旁邊還有一只老虎。原來是南宮無極與三眼雙翅虎。
  
      三眼雙翅虎被一塊巨大的冰塊凍結了身體,南宮無極被綁在三眼雙翅虎的旁邊。
  
      黑風眼睛瞪得老大,對南宮無極喊道:“小子,要想活命就不要惹我生氣!”
  
      南宮無極笑道:“要我不氣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告訴我花姑娘被你們弄到哪里去了。”
  
      黑風笑道:“告訴你也無妨。因為在這里你是逃不了的。”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