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吞噬神話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五百九十八章

    “這個張海波是王鶴瞳和大師姐的大師兄,也是我們道教協會的長老,他之所以能當上道教協會的長老完全是因為龍虎山正一教掌教的原因,當然他的能力還是有的。張海波也喜歡我們大師姐很久了,他一直纏著我們大師姐不放,大師姐礙于張海波是她的大師兄,所以只能處處的忍讓他,沒有跟他鬧翻臉。大師姐的師傅也有意想把大師姐跟張海波撮合在一起,可是大師姐不愿意,因為大師姐根本就看不上張海波。別說大師姐看不上張海波,就連我們道教協會里的人都看不上他,尤其是王鶴瞳。要問王鶴瞳這世界上最害怕的人是誰,那無疑就是大師姐,要問王鶴瞳這世界上最討厭的人是誰,那就是鶴瞳的大師兄張海波,至于張海波這個人怎么樣我就不想說了,到時候你見到他你就知道了,那絕對是奇葩中的奇葩。”柏皓騰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下來,而林不凡則是對這個張海波充滿了好奇。
  
      “師傅,這是我的生辰八字,給你。”二柱子把他的生辰八字寫在一張紙條上遞給了林不凡。
  
      “你放在桌子上吧。”林不凡也沒接,讓二柱子放在桌子上。
  
      “那師傅,你打算什么時候收我當徒弟啊?”二柱子湊到林不凡的身邊興奮的問道。
  
      “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能收你嗎!改天再說吧。”林不凡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二柱子哦了一聲再沒說話,林不凡躺在沙發上腦子里一直在想著暮婉卿還有王鶴瞳,林不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想起她們倆。
  
      “柏師叔,我背誦一下《道德經》你聽聽有沒有錯的地方行嗎?”二柱子把手里的《道德經》遞給了柏皓騰說道。
  
      “你背吧,我聽著。”柏皓騰根本沒有接二柱子手里的《道德經》,他不需要去看,因為書里的內容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里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二柱子朗朗的背誦著,此時林不凡跟柏皓騰都感到非常的驚訝,這二柱子看著《道德經》也就不到兩天的時間,沒想到這個小子這么快就把這本《道德經》背誦了下來。
  
      “行啊,你小子可真厲害。”當二柱子把《道德經》從頭到尾念完一遍的時候,柏皓騰豎起大拇指對二柱子夸獎道。
  
      “二柱子,你這么聰明念書肯定好,你為什么不好好念書呢?”林不凡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在上小學的時候,我的成績一直都是全年組第一,初中一二三年級的時候也是,中考那年我的老師還有我媽都對我充滿了期望,他們覺得我一定會考進市里重點高中學校,可最后我辜負了他們。不是卷子上的題我不會,反而我覺得那卷子上的題對我來說很簡單,想到了我父親走的早,我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的把我養這么大還要供我念高中,念大學的時候我這心里就不是個滋味,所以我決定放棄念書下來打工賺點錢粘貼家用,于是我故意將卷子的答案填錯,那一年中考我落榜了,這大大出乎了班主任還有我媽的意料,以為我媽會罵我,沒想到她不但沒有罵我還安慰我,母親把積攢的一萬多塊錢全都給了我,讓我拿著這錢去念自費,后來我跟我媽說我就是念不下去了,她聽我這么說是真生氣了,她哭著打了我兩個耳光,之后我就離家出走到城里打工,打了一年工也沒賺到什么錢。”二柱子低著頭對林不凡跟柏皓騰說道。
  
      聽了二柱子的敘述,林不凡跟柏皓騰這心里有些不舒服,中國就是這樣的國家,百善孝為先,一個懂得孝順父母的孩子,他絕對壞不到哪去。
  
      “二柱子,如果你現在想去念書,我可以供你,從高中一直供到你大學畢業,反正你年齡還小來得及。”柏皓騰開口說道。
  
      “謝謝你了柏師叔,我已經放棄了,即使念到大學也沒什么用,沒有錢也分配不到一個好的工作單位,我現在這個樣子挺好的,起碼吃穿不用愁,我愿意跟著我師傅,雖然我師傅有時候對我有些嚴厲,但我知道他是個口是心非的人,他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里,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媽他.....”說到這的時候二柱子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好吧,既然你這樣想我們尊重你,你好好的跟你師傅學吧,你這潛質不錯,將來會有那么一天超越我跟你師傅的。”柏皓騰走到二柱子的身邊拍拍二柱子的肩膀安慰道。
  
      “恩,謝謝你了柏師叔。”二柱子擦著眼淚點著頭說道,之前因為王鶴瞳的原因二柱子心里有點討厭柏皓騰,但是接觸柏皓騰時間長了,二柱子也喜歡上了柏皓騰,當然二柱子也在心里放棄了喜歡王鶴瞳,他也不傻,他看得出來王鶴瞳喜歡柏皓騰,柏皓騰也喜歡著王鶴瞳。
  
      大約過了兩天,林不凡在二柱子的攙扶下已經能下地走動了,只是這胸口還是有些隱隱作痛,畢竟林不凡這傷受的不輕,要徹底恢復的話也得個七八天能好差不多,這兩天王思琪天天都有來,而且還買了一大頓補品給林不凡,有補血補氣的,強身健體的,其中還有一個六味地黃丸林不凡問王思琪是補啥的,王思琪沒有說,二柱子說那是補腎的,當二柱子說完這話的時候王思琪那半邊好臉羞的通紅。
  
      “林不凡你要有什么需要的話你就跟我說。”王思琪望著林不凡說道。
  
      “王思琪你沒必要對我這么好。”林不凡回道。
  
      “你別想多了,我只是把你當朋友而已。”王思琪的這句話把林不凡噎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柏皓騰在一旁低著頭偷笑,二柱子則是耐心的看著那本符箓大全。
  
      “我剛才上樓看了一下,大白已經干了,等我明天過來的時候買好床墊被褥你就可以上去住了。”王思琪削了一個蘋果遞給林不凡說道。
  
      “真是謝謝你了。”林不凡接過王思琪手里削好的蘋果謝道。
  
      “這謝謝我接受。”王思琪笑道,王思琪這個人有些嚴謹,林不凡很少看到她笑,今天看到她的笑林不凡覺得她還是蠻可愛的,此時林不凡看著王思琦有些愣神。
  
      “看著我干嘛,我臉上有花嗎?”王思琪摸著臉對林不凡說道。
  
      “沒。”林不凡趕緊將眼睛向別處看去,此時的林不凡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柏皓騰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一笑可好,給林不凡笑的是滿臉通紅。
  
      “你笑個什么啊?”林不凡紅著臉沒好氣的對柏皓騰說道。
  
      “沒什么,那個我出去透透氣。”柏皓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臨走的時候用腳輕輕的踹了二柱子一腳。
  
      “柏師叔,你踹我干嘛?”二柱子從沙發上蹦起來說道。
  
      “跟我出去。”柏皓騰對二柱子使了個眼神,二柱子也不傻,他看了一眼林不凡跟王思琪就乖乖的跟著柏皓騰向外走去。
  
      “林不凡,我想問你一件事。”王思琪見柏皓騰跟二柱子走出茅山堂她轉過頭向林不凡問了過來。
  
      “什么事,你問吧。”林不凡一邊吃著蘋果,一邊說道。
  
      “你說實話,我這個人怎么樣?”王思琪一臉認真的看著林不凡詢問道。
  
      “你確定讓我實話實說?”林不凡將嘴里的蘋果咽到肚子里問道。
  
      “廢什么話,讓你說你就說。”王思琪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那我就說了啊,說完你可別生氣啊。”
  
      “林不凡,你怎么跟個娘們似的。”
  
      “我說,我說,你這個人吧心腸不壞,人也挺好的,就是有時候表現出來的有點不近人情,你平時應該多笑一笑,不要那么嚴謹。”
  
      “就這些,再沒有了嗎?”
  
      “沒有了,就這些了。”林不凡點著有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那我走了。”王思琪說完這話就站起身子向外走去,而且臉色有些難看。
  
      “是不是我哪句話說錯了?”看著王思琪走出去,林不凡自言自語的說道。
  
      受傷的這幾天林不凡過的很安逸,茅山堂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除了林不凡跟柏皓騰還有二柱子就根本沒什么人。
  
      “柏兄弟你為啥不讓王鶴瞳早點搬過來住啊?”林不凡莫名其妙的向柏皓騰問道。
  
      “我覺得現在挺好的,她要一來就徹底的亂套了,能安靜一天是一天。”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身子向后仰舒服的躺在了沙發上。
  
      “王鶴瞳要知道你這么說的話,你猜她會怎么樣?”林不凡不懷好意的看向柏皓騰。
  
      “林兄弟,你要敢把這件事告訴鶴瞳的話,我就跟我大師姐說你喜歡她,反正我大師姐最相信我的話的。”柏皓騰也同樣拿出一副不懷好意的表情看向林不凡。
  
      “還是你厲害,我服了。”林不凡拱手的對柏皓騰說道,雖然林不凡跟柏皓騰年齡有些差距,但他們倆在一起卻很有話說,林不凡跟柏皓騰也有種相遇恨晚的感覺,這是林不凡在三哥身上找不到的,畢竟林不凡跟三哥他不是一路人。
  
      “你的傷怎么樣了?”柏皓騰轉移話題向林不凡問道。
  
      “已經好多了,就是稍微有那么一點點疼。”林不凡笑道。
  
      “這還是要謝謝王思琪啊,各種補品給你吃著,還有六味地黃丸,這姑娘還真用心。”柏皓騰又開始打趣著林不凡。
  
      “柏皓騰,你再這么鬧可真就沒朋友了。”林不凡假裝陰著臉子說道,其實林不凡真的不知道六味地黃丸是什么,因為林不凡從來也不看電視,直到二柱子解釋給林不凡聽林不凡才知道這是促進夫妻生活的補藥。之前不知道的時候林不凡還吃了小半盒,等林不凡知道以后再就沒有吃過。
  
      “哈哈,鬧著玩不帶急眼的啊。”柏皓騰嘻嘻哈哈的笑道。
  
      “還是把鶴瞳還有暮道友叫過來吧,我最近這右眼皮老是跳,我這心里也有些擔憂,我怕那個黑衣人會找上門來,如果他來的話,我們三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林不凡慎重的對柏皓騰說道,柏皓騰知道林不凡這句話沒有跟他鬧。
  
      “那好吧,等我晚上的時候我給大師姐打個電話,明天早上我開車接她們過來。”柏皓騰點著頭說道。
  
      “那行,樓上不是兩間臥室嗎!我看王思琪買的床挺大,到時候你跟二柱子一個間屋子,讓鶴瞳跟暮道友住一間,我睡樓下沙發。”林不凡對柏皓騰說道。
  
      “師傅,還是我睡沙發吧,你老人家睡樓上。”二柱子擺著手說道。
  
      “你要想拜我為師的話,我說什么你就聽什么,不要跟我說那么多沒用的。”二柱子聽林不凡這么說再也沒反駁林不凡,林不凡之所以讓二柱子住在二樓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天冷了,這一樓有點冷,林不凡怕二柱子感冒。這第二個原因就是讓二柱子一個人在這樓下待著林不凡有些不放心,如果哪天那個黑衣人帶著飛尸闖進來的話,這二柱子就是給飛尸添牙縫的,所以林不凡讓二柱子住在樓上。
  
      “林兄弟你還真像張老會長,做人有情有義。”柏皓騰一臉敬佩的看著林不凡,因為柏皓騰了解林不凡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比起我師傅他老人家可是差的太遠了。”林不凡一臉懺愧的說道。
  
      “張老會長可是個傳奇,我很羨慕你能拜入張老會長的門下。”柏皓騰從心里說道。
  
      “可惜我這一身實力都不及我師傅的十分之一,我覺得我有辱師門。”林不凡嘆了一口氣回道。
  
      “林兄弟你可別這樣自貶自己,我聽我的師祖潘應蕭說過,張老會長他是先天道體,這可是幾百年難遇的道家奇才,我們上一輩,我們這一輩,包括我們下一輩想要出現一個超越張老會長的人是不太可能了。”柏皓騰感嘆的說道。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