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江山業 > 215.朝局變姜叡密訪蘭卿睿

215.朝局變姜叡密訪蘭卿睿


  “……”謝舒玄話如出晴天驚雷,直劈的蕭錦棠三人集體沉默了一瞬。
  
  最為咋呼的楚清和微張著嘴不可置信的看著謝舒玄,卻是半晌沒憋出半個字兒。謝舒玄被楚清和怪異的眼神看的頭皮發麻,心下暗道難不成方才自己算的星命有什么問題不成?可就算有什么問題,楚清和也不至于一副如鯁在喉的表情罷?尋常人家姑娘聽到這星命,就算不信也挺高興的,畢竟誰不喜歡聽好話呢?
  
  “道長怕是算錯了罷?您說表姐將來入主中宮,但道長可知祖制有定,楚氏族女不得進宮為妃。”倒是蕭錦棠先回過神,他心頭一顫,只覺自己心底那點不敢見人的秘密被驟然說開。他是心喜且驚恐的,哪怕謝舒玄的話聽著像是對自己認同與祝福……可這個祝福,對于他是蜜糖,而對楚清和來說無疑是砒霜,這世上大概沒有人能比他們更為深知宮廷的可怖。
  
  他想過有朝一日可以光明正大的攜卿之手,想過擁住她如擁住初夏的陽光一般。可他也明白,自己的私欲會成為楚清和一生的枷鎖……就這樣吧,就停在只要一伸手就能觸碰卻永不能觸碰的距離。他鼓起勇氣看向楚清和,用盡全力令自己目沉如水看似冷靜。但卻沒注意到身后楚麟城面上一掠而過的驚詫。
  
  楚清和聽得蕭錦棠所言,卻不知為何覺得蕭錦棠這話聽著不太對勁。她總覺著蕭錦棠有些口是心非。但是不是口是心非,她也不敢問。她忽的想到那夜自己去找蕭錦棠,蕭錦棠說著要專寵皇后時的認真表情……他眼中的感情是那般認真且熾烈,熾烈到自己不敢直視。
  
  “這位小公子可不是把話說的過絕了?貧道只說郡主將來的夫婿是人中之龍,將來必為天下之后……可天下三分,皇帝也不是只有大周圣上一個。”謝舒玄老神在在絲毫不慌,似乎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說出的話是多么大逆不道:“再說星相有異,三星爭紫微,亂局將起,天下將分,這皇帝以后有幾個還不好說呢。”
  
  “謝道長,請慎言。”楚麟城面沉如冰,終是冷聲開口打斷了謝舒玄的解釋。他不動聲色的將手放在蕭錦棠肩頭,像是安撫,又像是制止。
  
  謝舒玄被這么一打斷才注意到三人不佳的面色,他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抱歉的笑了笑后道:“是貧道失言了,還請少帥、郡主……這位小公子恕罪。”他微微頷首致歉,再抬首時語氣卻頗有些感傷:“只是星命所示如此,貧道不過如實說出罷了。貧道絕無唯恐天下不亂之意,畢竟這天下興亡與否,苦的皆不過是百姓罷了。”
  
  “星命如此,便是如此么?”蕭錦棠忽的開口,他抬眸直視謝舒玄,聲定若鐵:“若人不信命,那星命之說不過空作笑談。如果亂世將起是為天意,那力挽狂瀾平定天下,是否是為人定勝天?”蕭錦棠目光灼灼,碧瞳若燃:“謝道長,你說你是見星相所示天下將亂為渡蒼生而下山,那你此舉是否亦為逆天而行?”
  
  謝舒玄被蕭錦棠問的一愣,可還沒等他想好怎么回答,卻見眼前的少年唇角微翹。被壓抑在內心深處的飛揚桀驁隨著凜然笑意跳蕩上他的眉宇,帶著無匹的驕傲他委實應該驕傲,因為在此幾人中,只有他有資格說出從不信命的話。他這條命,就是他向上天搶來的,人人都道先太子根基穩固,欽天監也算了一大堆天命護佑的預言,可他還是選擇大逆不道抗命而行。
  
  他成功了,哪怕帝途更為艱絕難險,但這也是他為自己從死地搏出的一條生路。蕭錦棠抬眼看了眼那‘天機神算十卦九靈’的牌子,啟唇緩言,像是說給楚謝三人,又像是說給自己:“天命如何?不過人定。人即天命……天命自定!”
  
  蕭錦棠聲音不大,然落在楚謝三人耳里卻振如發聵。楚清和只覺心頭一震,只覺心頭窒澀之情好似突然破開,如心頭迷惘時頓生指向熒火。
  
  謝舒玄怔然張口,半晌卻是笑著搖了搖頭,似是自嘲又似頓解心結般的暢快舒臆:“好、好一個天命自定!”
  
  “自古言星相對人相,星命如此不可違……那星為命表,反言之可不是人來定天?可惜啊!這般淺顯易懂的道理,我至今日方才明悟!”謝舒玄拊掌大笑出聲。他一面說著一面收起手上星盤,轉身卻是忽對蕭錦棠俯身一禮:“陛下此言解得舒玄多年之惑,然還請恕舒玄斗膽一言昏主視國為家、明主視家為國,還請陛下三思。”
  
  謝舒玄說罷長笑旋身離去,落拓灑然意氣風發:“言畢于此,陛下、少帥、郡主……若是有緣,我們自當再會相見。”
  
  聽得謝舒玄言明蕭錦棠身份還說什么有緣再見,楚清和下意識的便想追將過去問個明白。然她不過卻被蕭錦棠抬手制止:“倒是個頗有意思的奇人,竟能識出孤的身份。孤倒是有些好奇,他說他為救濟蒼生而下山,到底是怎么個救濟法。”蕭錦棠說著看向楚麟城,笑道:“這點倒是跟麟城一般。”
  
  “有志報國出仕的志士能人并不在少數,只是苦于無門道出堂入朝罷了。出身楚氏,當算得我的幸運。”楚麟城一邊領著蕭錦棠楚清和往外街人群稀疏的地方走一邊嘆道:“他們的處境比之朝上所謂的寒門士族更為尷尬,權貴門閥不愿分權便打壓寒門士族,而他們卻是空有才干然無出身無法為官,終只能空負雄心壯志碌碌一生……”
  
  “昔年思帝初初登基時,亦想開寒門取士之途讓平民為官,但此令尚未發出便遭到貴族門閥的一致抵制,甚至還差些引發了思帝年間的勤王上京之亂……四位王爺欲起兵上京脅迫成帝取消此令。后楚氏先祖雖及時帶兵上京駐守平定此亂,但此后便再無帝王愿冒險啟用此法。若是取用平民能者,那門閥世代經營的權力集團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二者必然勢同水火,于朝不合,此間后果,便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楚麟城說著一頓,思索半晌后又道:“思帝此舉太過激進,委實孤勇一腔過剛易折。若想扶植平民勢力,還得從長計議。”
  
  “麟城言之有理,然若要變革,無論動作大小,皆會引發動亂。”蕭錦棠微微頷首表示贊同,他當然明白驟然破壞權力利益鏈的后果。然楚麟城說的話卻為他打開了另一扇門,或許他們可以找到折中的法子,循序漸進的進行改革,只是動亂必然在所難免……思至此處,蕭錦棠目光略沉,他正欲側首詢問楚麟城的意見,卻見楚清和望著平康坊與崇仁坊交叉的路口怔怔出神。
  
  “怎么了?看什么看呆了?”蕭錦棠見楚清和眉峰輕鎖,不禁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他順著楚清和的目光看去,也只看見了如織的人流和繁雜熱鬧的街邊小攤。楚清和回過神,遲疑一瞬后疑惑道:“方才我瞧見姜氏的車駕往崇仁坊去了,這么晚了,姜氏的人能去崇仁坊找誰?”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