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狐璃狐涂 > 第九百零六章:這有什么不能

第九百零六章:這有什么不能

    筠竹不由得輕笑一聲,將手中的茶杯遞到嘴邊,低頭飲了一口咽了下去,適才轉過頭望著清揚幽幽說道“咱們天庭的那位,同他父君是一個毛病,看上哪個便喜歡收入囊中,但是一旦放進自己的口袋,他便從此不再過問,否則這五荒之地的諸位郡君,又豈會心甘情愿為青丘是首”
  
      有了青丘這座靠山,天帝的手即便再癢癢,也只能按捺著。
  
      五荒的郡君,尋著了這么大一塊庇蔭之地,有自己的小日子不過,難道愿意去仰人鼻息而活么
  
      說到底,不過是各人有個人打算,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私心和小算盤罷了。
  
      此時,清揚聽了筠竹這番話,才恍然意識到一點,那些人表面上的臣服,并不代表真的對他唯命是從。
  
      那青銅鏈雖沒了曾經的威力,卻也不能隨便落入他人手中,于是他擱下手中的竹簡,一臉正色道“此事我記下了,必會替你親眼見著這青銅鏈,重新回到女媧圣地中沉睡。”
  
      筠竹見他如此承諾,便抿起唇笑而不語,轉過臉專心喝著茶。
  
      數萬年間,這五荒的郡君有事便抱著青丘這座靠山,無事便埋起頭過自己的小日子,她看著不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之所以一直不言語,不過是覺得青丘的正事要緊,如今既然叫他們得知了女媧圣地,又取得了青銅鏈,她便不能再當與己無關了。
  
      清揚為了青丘,一貫也不去計較這等小事,若他們求助于此,他便盡己所能的相助。
  
      再加上數萬年間,青丘歷來行事如此,叫那五荒的郡君活得太舒坦了些,竟以為青丘是個極好說話的,所以總是像如今這般,伸手等著人來相助。
  
      清揚深知她意有所指,于是應了一句“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聞聲,筠竹目光忽然閃了一閃,面上的表情逐漸有些悵然。
  
      不多時,扉顏一行人來到清揚洞中,清靜的洞里頓時熱鬧幾分,喻龍同支枝站在書案前,微微傾身望著清揚在提筆寫著什么,寒云與孤白站在一處立于窗下,兩人似乎暗暗教著勁,互不理睬。
  
      繹軒和尋風坐在矮桌前,與筠竹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
  
      扉顏卻像是個閑不住的人,一會摸摸這個看看那個,然后再走到床前自顧自的坐了上去。
  
      清揚頓時抬起頭來,沖床前“唰”的一眼冷冷望去。
  
      下一刻,扉顏剛剛躺下去的身子,即刻彈自床上跳了起來,起身后還不忘彎腰轉頭將他床鋪彈一彈,接著望向清揚時面上帶著歉意和討好的笑意。
  
      見此,清揚轉過頭沖筠竹問道“阿璃去哪了”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坐在矮桌前。
  
      只見筠竹面上笑容漸漸凝固。
  
      聞聲,扉顏和尋風頓時心中一緊,暗暗猜測著她會如何回答,自己又要怎樣替她圓謊。
  
      清揚為了青丘,一貫也不去計較這等小事,若他們求助于此,他便盡己所能的相助。
  
      再加上數萬年間,青丘歷來行事如此,叫那五荒的郡君活得太舒坦了些,竟以為青丘是個極好說話的,所以總是像如今這般,伸手等著人來相助。
  
      “這世上的人啊,你待他一如既往的好,他興許不會感覺到什么,但你若有一點對他不合心意,在他們的眼中,你所做的一切好便不復存在。”筠竹嘴角帶著淺笑,遙遙望著洞口的方向,嘆道。
  
      清揚深知她意有所指,于是應了一句“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聞聲,筠竹目光忽然閃了一閃,面上的表情逐漸有些悵然。
  
      不多時,扉顏一行人來到清揚洞中,清靜的洞里頓時熱鬧幾分,喻龍同支枝站在書案前,微微傾身望著清揚在提筆寫著什么,寒云與孤白站在一處,兩人似乎暗暗教著勁,互不理睬。
  
      繹軒和尋風坐在矮桌前,與筠竹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扉顏卻像是個閑不住的人,一會摸摸這個看看那個,然后再走到床前自顧自的坐了上去。
  
      清揚頓時抬起頭來,沖床前“唰”的一眼冷冷望去。
  
      下一刻,扉顏剛剛躺下去的身子,即刻彈自床上跳了起來,起身后還不忘彎腰轉頭將他床鋪彈一彈,接著望向清揚時面上帶著歉意和討好的笑意。
  
      見此,清揚轉過頭沖筠竹問道“阿璃去哪了”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坐在矮桌前。
  
      只見筠竹面上笑容漸漸凝固。
  
      聞聲,扉顏和尋風頓時心中一緊,暗暗猜測著她會如何回答,自己又要怎樣替她圓謊。
  
      筠竹緩緩轉過臉來,面不改色的朝清揚反問了句“她與金汐姑娘睡在一處,你倒來問我”
  
      清揚這才恍然大悟,將手中的筆輕輕往硯臺上一架,接道“是我糊涂了,你們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將阿璃她們帶來。”
  
      聞言,筠竹“唰”的一下站起身,嘴角帶著揶揄的笑意,張口攔道“阿璃又不是一個人住,那金汐姑娘的洞也是你隨便進的還是讓我去替你把人帶來吧。”
  
      清揚一聽此言,耳邊瞬間爬上一抹紅暈,面上不禁出現些許不自然的神色,點了點頭應道“那就麻煩你了。”
  
      這時,支枝忽然一把拽著喻龍的衣袖,輕聲問道“我能去么”
  
      喻龍面上一愣,下意識朝清揚和筠竹望了一眼,正猶豫著不知如何答話。
  
      只見筠竹忽然輕笑一聲,沖支枝招了招手道“這有什么不能的,跟我來吧。”
  
      支枝頓時面上大喜,撒開扯著喻龍衣袖的手,歡天喜地的朝筠竹身旁小跑了過去,順勢一把拽著筠竹的胳膊,甚是疑惑的問了一句“說來也奇怪,我原以為金汐姑娘不與我們住在一處,也該與你住在一處,怎么你們兩個人的住處,偏偏還不在一個方向”
  
      “筠竹從前便是青丘的人,這里本就留有她的住處,金汐姑娘住的地方原是為青丘郡君所居,自然有所不同。”扉顏揚起嘴角,笑著接道。
  
      支枝適才恍然大悟,暗暗點了點頭,喃喃道“原來如此。”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