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異數械武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擔憂

第五百二十六章 擔憂

解沐見于雯欲言又止,便主動問道:“那后來呢?圣品元晶落在哪一方的手里了?”
  
  于雯嘆了口氣,“后來的事你應該聽說過,便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于家仙子初下凡,雪山之巔會四絕,這段故事早已傳的沸沸揚揚,當然,也只是在有點實力的武者圈子里,一般人,連我家仙子的名聲都沒有資格知曉。”
  
  說起這話時,于雯雖然不太想說,但臉上全都是自豪的神色。
  
  解沐這也才想起來,于家出過一個離合境的仙子,據說是泰蘭世界幾千年來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離合境的武者,雪山頂一戰,一人獨對四絕,還完勝,轟動一時,可以說是真正的天下無敵。
  
  他想了想,才若有所思的說道:“這么說,是你們家的那位前輩得到了圣品元晶,可是,有圣品元晶在手,為什么于家現在還不溫不火,如果圣品元晶真那么厲害,于家現在應該早就從一流勢力變成超級勢力了才對。”
  
  一流勢力,指的就是像七大世家、隱世世家、學院、血宇樓等等,強大的集團,而超級勢力,現在只有兩個,便是麒麟會和東興。
  
  于雯道:“這件事其實你也應該聽說過,那是十五年前,當時的于家雖然底蘊不足,沒有足夠數量的返虛境武者和真元境武者,但是仗著低階武者眾多,還有仙子坐鎮,成為了一流勢力的巔峰,并且壓制的麒麟會和東興抬不起頭來。”
  
  “但是,就在十五年前,老師和師母,一起到了于家,并與仙子先祖長談一番,此后先祖破空飛升,于家也被打回了原形,也被東興差點吞噬。”
  
  解沐點點頭,“這個我知道,據說老師和師母聯手,和仙子前輩較量了一場,只是詳細的,我就不知道了。”
  
  于雯解釋道:“不光你不知道,天下也沒有幾個人知道,當年那一戰,是一場賭戰,賭約便是全套的械術與圣品元晶,以及,請仙子先祖飛升!結果,你現在也知道了,是老師和師母贏了。”
  
  解沐再次一驚,“什么?老師和師母贏了?怎么可能?四絕都輸了老師能贏?”
  
  于雯擺擺手,“不是和你想的那樣,當年仙子先祖戰四位前輩之時,是車輪戰,而不是一起上,和老師、師母戰斗,卻是一對二,老師和師母配合無間,功法相生,威力倍增,而且還有先祖完全不了解的械術,才吃了小虧,輸了半招。”
  
  “此后,圣品元晶重歸學院之手,我的這張照片,是我親自拍下的,就放在學院的地下室當中,老師當年還領著我去看過一眼。”
  
  解沐咽了口吐沫,“你是說,能將大半個一區炸飛的玩意,放在學院的地下室?”
  
  于雯點了點頭,“你難道就沒想過,學院是怎么維持那么龐大的護山大陣,還有遍布南璃山脈各處的電力設施,正是因為,老師在當年陰無指院長的研究基礎上,開發出了一套利用圣品元晶的設備。”
  
  “如今,這枚圣品元晶應該還剩下至少百分之
  
  六十左右的能量,用掉的那百分之四十,已經為學院創造了一個千年未有的強大局面。”
  
  “在去年之前,巔峰狀態的學院,擁有十一位返虛境以上的武者,真元境武者近百位,開元境以下武者無數,學院的高端戰力,遠超其他一流勢力,甚至在東興之上,再加上常年坐鎮的幾位供奉,更是讓麒麟會也望塵莫及。”
  
  “如果不是有圣品元晶的龐大力量,也不會有這么多強大的武者,像小師姑、大哥、二姐他們,如果沒有圣品元晶的支撐,就算他們的天資再怎么絕世,也不會在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就突破到了返虛境。”
  
  解沐聽到這里,嘴角扯了扯,巔峰的學院,確實太恐怖了,他以前也懷疑過學院憑什么出現這么多強大的武者,而且還都是年輕一輩的武者,現在明白了,有圣品元晶做后盾,一般的能量消耗,都可以忽略不計。
  
  “不過,你為什么突然想起說這個?”解沐有點疑惑的問道。
  
  于雯看了看天空,“你見過一年結兩次果的蘋果樹嗎?我見過,在我的院子里,以前有一棵蘋果樹,我非常喜歡它結的蘋果,只是有一年,它一年里結了兩次蘋果,然后便死去了,現在的泰蘭,就像那株果樹。”
  
  解沐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天空,他明白了于雯話里的意思,頓時也感覺到了恐懼,“你是說,泰蘭要完?”
  
  于雯嘆了口氣,“如果將泰蘭世界比作一顆果樹的話,天地元氣濃度上升,就是枝繁葉茂,元潮開始,就是開花,而圣品元晶的出現,就是結果,老師曾經對我們說過,一旦在百年內,出現第二枚圣品元晶,那將是泰蘭的終結。”
  
  “終結,指的是什么程度的終結?”解沐不解其意。
  
  于雯道:“最好的結果就是天地元氣濃度的大幅度下降,所有人的體質也大幅度下滑,直到元氣消失,武者不能再修煉武學,最多也只是練習一些簡單的武技,沒了內氣和真元支撐,武技的威力也會大幅度下滑,煉體者的那種直來直去的武學,反而會大行其道,和千年前文明歷時期一樣。”
  
  聽到這里,解沐的腦海中自動浮現出了他在孟維創造的意識世界里見到的情景,里面的人還真是如于雯所說,身體素質極差,武學極弱,不成系統,就算有會武學的,也弱的可憐,不過那個時代還是有高手存在的,比如,孟維他自己。
  
  雖然解沐現在也不知道孟維到底多么厲害,但是能在“無間”那種環境之中創造出一個意識世界,這種實力難以估量。
  
  于雯接著道:“老師推算的最差的結果,便是泰蘭會因此而毀滅,但是我自己也覺得,哪怕泰蘭的元氣消散,也不會有事,頂多無法修武而已,可老師卻一直強調毀滅,我還是選擇相信老師。”
  
  “小師姑讓我們來偵察次元的情況,但是我覺的現在的重點不應該放在次元身上,次元鬧得再兇,也有龍組對付,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如何解決天地異常上面,唉,我現
  
  在也越來越看不懂學院理事會的操作了。”
  
  解沐道:“也許學院理事會有別的主意吧,天塌下來有高個的頂著,我們就算關心,也是白關心,其實也幫不上什么忙,不如還是想想眼前的任務吧,聊了這么長時間,他們應該也快到了才對。”
  
  于雯也收了收心,看向了那個方向,其實她自己也清楚,自己擔心不頂用,如果她現在已經是返虛境中期以上,還可以做出一定的貢獻,連返虛境中期都不到,在世界級別的災難面前,自保都困難。
  
  又過去了十幾分鐘,于雯指了指那個方向,道:“他們到了。”
  
  解沐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有兩個長相非常普通的男人,不過這應該是化妝之后的面容,解沐并沒有認出這兩個人來。
  
  他們兩個人也看到了解沐和于雯,便走了過來。
  
  于雯站起身來,朝著那個比較瘦的男子伸出手,“好久不見。”
  
  那人也伸出手,和于雯一握手,“好久不見。”
  
  解沐站在于雯身后,朝著二人點頭示意。
  
  于雯道:“二位和我們走吧,找個地方歇歇腳,商量商量接下來的計劃。”
  
  那人點頭說好,而他身后的男子,只是亦步亦趨的跟著,一言不發,一切以前方男子為主的樣子,解沐見此,也覺得此人比那說話的,更像學院的暗部之人。
  
  一行人來到了他們早已安排好的旅館房間之中,于雯撐起了隔音屏障之后,就卸去了自己的偽裝,露出了原來驚世的面容,就算是以前朝夕相處的解沐,長久不見,一見面,雙眼也有些發直。
  
  但是反觀那兩人,卻完全沒有驚艷的表現。
  
  解沐也卸下了妝容,露出了管業平那張其貌不揚的臉。
  
  兩個男子也卸了妝,卻是一男一女,只不過這兩人的長相的確有些奇特,尤其是那一位男子,長得卻有點像女人,長得陰柔美麗,一舉一動之間,竟有一種尋常女人都比不上的魅力風情。
  
  而那女子,卻長得五大三粗,一副壯漢像,不似女人,再加上一身的肌肉,真的和一個男人差不了多少。
  
  于雯向兩人介紹道:“兩位,這位就是管業平,你們應該見過的。”
  
  男子道:“南璃大比時,遠遠的看了一眼,長得一般,雯雯吶,不是我說,你的眼光可真的一般。”
  
  于雯聽這話,也有點尷尬,干咳了兩聲,對解沐道:“業平,這兩位也是咱們學院年輕一輩的翹楚。”她指著陰柔男子道:“這位是咱們學院學生會的社團部部長,安以征,而另一位,是副部長,管立萱。”
  
  解沐這才想起來這兩個人,實在不怨他,社團部實在是不起眼,比起紀檢部的各種巡邏斬殺任務,社團部的那些任務,倒像是小孩子過家家,而且在學院里,各種社團其實都不是很起眼。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