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踏星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狂妄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狂妄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節!
  
  勿龍支脈,龍泉支脈,再加上好幾支支脈彼此聯合,這才能與主脈爭奪,此次要引陸隱出去的就是這幾支支脈子弟。
  
  按理說,拜師總督主在即,祭祖在即,在他們認知中,陸隱是很難被引出潛龍湖的,所以他們準備了好幾個后手,勿龍支脈公子挑釁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們會逐漸曝出勿龍支脈公子可能與龍夕存在超越友情的關系,如果陸隱還能忍住,他們依然有后手。
  
  就連小倩都被他們算進去了,打算欺壓小倩引起陸隱的怒火。
  
  這個計,他們研究了好幾天,這才確定。
  
  但沒想到勿龍支脈公子剛剛挑釁一下,不對,還沒挑釁,只是說挑戰兩個字,陸隱就興奮了,大有與天下第一高手對戰的氣勢。
  
  潛龍湖邊,勿龍支脈公子呆呆望著陸隱撕裂虛空降臨,差點嚇尿了,撕裂虛空,那不是星使強者才能做到的嗎?同輩人中好像只聽過少祖龍天有這個能力,什么鬼?
  
  小倩也呆了一下,看著空蕩蕩的椅子,陸隱應該沉穩的坐在上面釣魚,任外界風吹雨打,自巍然不動,這才是一個抓捕紅背,經歷戰場,寒門天驕的架勢,剛剛怎么了?
  
  陸隱走出虛空,直面勿龍支脈公子,大喝,“是你挑戰我?”。
  
  勿龍支脈公子嘴巴張大,臉色煞白,很是恐慌,他怕了。
  
  遠處,龍章,龍掘等人都懵了,這么輕松上鉤了?那他們準備幾天算什么?
  
  “我在問你話,你就是那個挑戰我,自認為超越我龍七,夠資格闖蕩背面戰場,引起祖境強者注意的勿龍支脈公子嗎?”陸隱厲喝,握緊雙拳,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勿龍支脈公子咽了咽口水,“我,這么說過嗎?”。
  
  “真是你”陸隱目光一凜,“出手吧,我會全力以赴”。
  
  勿龍支脈公子再次咽了咽口水,無助的望向遠方,望向龍掘等人所在地,這與計劃不符啊,從頭到尾他就沒打算跟這個龍七打架,那不是打架,而是找打。
  
  陸隱目光一瞪,“等什么,出手”。
  
  勿龍支脈公子心一顫,小聲道,“你是龍七?”。
  
  “對”陸隱大喝,嚇得勿龍支脈公子心臟砰砰跳,“那不好意思,找錯人了,我要挑戰的是小倩”。
  
  陸隱一懵,“你,挑戰小倩?”。
  
  勿龍支脈公子臉色一整,非常嚴肅認真,“不錯,我是來找小倩的,請她出來,我要挑戰她”。
  
  陸隱覺得枯偉,火域覃長老等人已經足夠無恥了,但這個勿龍支脈公子居然更勝一籌,挑戰一個侍女,虧他說得出來,陸隱都替他臉紅。
  
  勿龍支脈公子也不好意思,但相比挨揍,他覺得丟臉一些沒什么,他已經后悔了,其余人找這個龍七麻煩關他屁事,他就不該出來。
  
  陸隱都不知道怎么找麻煩了,想著,他眼珠一轉,盯向遠方,盯向龍章等人。
  
  龍章與陸隱對視,嚇一跳,硬著頭皮道,“兄弟們,龍七出來了,動手,搞臭他名聲,這種時候
  
  他不敢隨便動手”。
  
  周圍人鼓起勇氣走出,剛剛陸隱撕裂虛空走出的一幕著實嚇到他們了,如果不是那一幕,勿龍支脈公子不至于那么害怕,現在,他們同樣害怕。
  
  龍掘目光凜然,走出,直面陸隱。
  
  陸隱無視勿龍支脈公子,這家伙已經廢了,“龍掘?”。
  
  龍掘極速接近陸隱,降落在距離陸隱百米遠之外,沉聲開口,“龍七,當初如果是我追隨少祖前往主宰界,少祖定不會被困,公主也不是失蹤”。
  
  陸隱好笑,“就憑你?”。
  
  “龍七,你怎么跟同族兄弟說話的,你還有沒有族人情義,我看你就是狂妄自大,已經不把我們放眼里了”龍章大喊,周圍支脈族人頓時起哄。
  
  他們牟定陸隱此刻不敢如何,挑戰,他們不去了,挑戰被揍沒人能說說什么,但無故出手就不同了,在即將拜師祖境的關鍵時刻,就算少祖都謹慎,更不用說一個陸隱了,這是他們的想法。
  
  可惜,陸隱想的與他們恰好相反,他毫不猶豫一巴掌抽出去,將龍章抽出數百米,半邊臉都腫了,眼前發花,什么都看不見,直接暈了,臨暈倒前還吐出幾顆牙齒。
  
  周圍支脈族人懵了,龍掘也懵了。
  
  陸隱放下手,目光兇狠,“我不喜歡他說話的態度”。
  
  眾人呆呆看向他,一臉的見鬼。
  
  龍掘震撼,“龍七,你敢出手?”。
  
  陸隱盯向龍掘,“有何不敢?”。
  
  龍掘握拳,咬牙,“你太狂妄了”。
  
  遠方,有人接近,是白龍族一位支脈長老,早已知曉龍章等人要找陸隱麻煩,以防萬一始終監視,眼見龍章被抽飛了,頓時走出來,“怎么回事?誰無故出手打人?”。
  
  “長老,是龍七,龍七瞧不起我們支脈,還主動出手打了龍章”一個支脈子弟哭訴。
  
  支脈長老盯向陸隱,“龍七,他說的是否屬實”。
  
  陸隱昂首,“你自己沒眼睛?看不見?”。
  
  根本不用猜他就知道這老頭是幫這群支脈子弟的,雖然想搞事情,但不得不說,主脈太沒用了,支脈都算計到他頭上了,主脈竟然沒人出現。
  
  “龍七,祭祖在即,你這種行為太魯莽了,你可知一旦傳出去不僅你自己名聲受損,有可能令總督主不喜,不再收你為徒,更會連累我白龍族名聲,你可知當前有多少貴客到了龍山?”支脈長老厲喝。
  
  陸隱不在意,“老頭,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總督主收徒,有你插嘴的份嗎?”。
  
  支脈長老大怒,他是星使強者,卻被龍七無視,有心想動手教訓,但他同樣看到陸隱撕裂虛空走出的一幕,這讓他忌憚,而陸隱即將祭祖,拜師祖境,同樣讓他忌憚。
  
  他之所以走出來,是沒想到陸隱竟那么狂妄,這不需要冤枉,更不需要激怒了,這家伙本來就狂妄。
  
  “龍七,你性格惡劣,老夫必然稟報大長老”支脈長老威脅。
  
  周圍支脈子弟也都開
  
  口應和。
  
  陸隱皺眉,“聒噪”,說著,身形一閃出現在眾人頭頂,然后單掌下壓,空空掌,一式空空掌,放大了數倍,壓向包括支脈長老在內的所有人。
  
  眾人沒想到陸隱這么大膽,居然敢主動出手,尤其是支脈長老,怒極而動,直接白龍變,星源呼嘯而過,卻發現沒有星能被他壓制,空空掌壓下,這一式空空掌速度不快,更像是以一掌帶動強風,將所有支脈子弟橫掃了出去,而那個支脈長老胸口一悶,無礙,抬手,長槍出現,一槍刺出。
  
  這一槍自星源宇宙沒入,自星源宇宙而出,看不見,角度詭異,直刺陸隱后脖頸。
  
  陸隱回手,一把抓住,槍身無法存進。
  
  支脈長老駭然,怎么可能?
  
  陸隱掌心金色戰氣內斂,加上他巨大的力量,即便灰瞳變星使級實力的尸王都能硬拼,更不用說這個區區五十多萬戰力的支脈長老了,如果此人沒有白龍變,他甚至不需要金色戰氣。
  
  陸隱一腳踹出,支脈長老松開長槍,進入星源宇宙,陸隱加速,同樣進入星源宇宙,面對支脈長老驚愕的目光,空空掌。
  
  砰的一聲,支脈長老沒能避開,被一式空空掌打飛了出來,狠狠砸在潛龍湖內。
  
  看到這一幕的支脈子弟臉色煞白,連星使級別的長老都不是龍七對手?
  
  勿龍支脈公子趴在地上,剛剛他被空空掌的勁風拍倒,還以為龍七不過如此,此刻看到支脈長老的下場,非常慶幸自己的決定,跟龍七單挑?他腦子又沒毛病。
  
  支脈長老于潛龍湖內咳血,這一式空空掌威力著實不弱,將他打傷,他怒極沖出,還想出手,眼前,陸隱長槍刺來,支脈長老更是怒極,竟以他的武器攻擊他,太瞧不起人了,想著,避開槍尖,一把抓向槍身,然而他的動作在陸隱預料之中。
  
  拿起武器,陸隱可以預感到支脈長老任何動作,此人槍技鉆研多年,出槍一剎便自有一套攻速,而陸隱于劍碑接受傳承,看一眼便看穿了支脈長老對于長槍的理解,輕松瓦解此人攻擊,想搶奪長槍,根本不可能。
  
  支脈長老連續數次出手,連槍身都碰不到,而槍尖,始終圍繞他脖頸轉動,令他毛骨悚然,這比被陸隱打傷還讓他驚悚,因為陸隱對于槍技的理解,遠遠超越他。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此子修煉才多少年?對槍技的理解竟達到自己無法想象的程度?怎么可能?
  
  乓的一聲,槍尖掠過支脈長老耳垂,狠狠下壓,將支脈長老再度打入潛龍湖內。
  
  陸隱單手持槍,傲立虛空,俯視眾人。
  
  眾多支脈子弟恐懼望著他,龍掘更是手腳發冷,他發現即便龍天少祖都未必能有如此實力,這個龍七,難道真達到甚至超越龍天少祖?不可能。
  
  今天,不可能三個字已經成為一眾支脈族人說的最多的話,常識都被顛覆。
  
  ------------
  
  謝謝兄弟們支持,下一卷即將開啟!!!我要這片天--姓陸!!!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