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這個修士很危險 > 五十一章 化己相為神相

五十一章 化己相為神相

    慕鄺眼中漸漸起了火星,眼前這家伙太滑,太缺少敬畏了,寒聲道,“你曾在江北和典君明起過沖突,典君明和淮右城隍無故覆滅,曹滄水前去調查此事,你敢說沒和你起過沖突?還有宋友龍,你新得的安陸城隍的告身,經查,最后便落在宋友龍手中,而你也正是從陸鎮海處,聯系上了宋友龍,如今,宋友龍和曹滄水都死了,而你得了告身,后面的話,還用我接著說么?”
  
      說話之際,慕鄺的眼神始終鎖定許易,許易并未流露出半點驚惶。
  
      可他越是如此,慕鄺的疑心便越大。
  
      許易道,“后面的話當然要說,不然豈不令人誤會。不過,在慕司伯說話之前,我先要糾正慕司伯幾個問題。一者,我不曾和典君明起過任何沖突,我曾在泗水河伯處為客卿一段時間,后來,也曾從軍出征,斬殺三大魔頭,立下不小功勛,為此,典神君還曾夸贊過我。至于典神君后來遭難,我還深深嘆息過,卻不知慕司伯因何說我和典神君起過沖突。”
  
      “至于曹滄水神君,我與他素未謀面,哪里來的過節。再者,我這告身的確是從宋友龍神君處所得,那是宋友龍神君看在昔年欠陸家先祖一個人情的份上,為還這份人情,才將此告身贈予我。關于這一點,慕司伯可以去找陸鎮海核實。”
  
      “即便如此,我也給了宋友龍神君五枚香火珠,表示謝意。爾后,我就告辭離開了。至于宋友龍神君緣何與曹滄水神君在一起,二人又因何遭難,我卻是不知了。最大的一個問題,我想請慕司伯回答我,合道修士有沒有可能殺死鬼仙,不,同時殺死兩名鬼仙……”
  
      慕鄺無言了,他頭一回發現,一個嫌犯的腦筋能清醒到這等程度,可越是這樣思路清晰,想好全部退路的家伙,不越是嫌疑重大么?
  
      奈何,他真的沒有證據,而眼前這家伙也證明了他的腦子足夠好,心思足夠奸猾,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被他的虛張聲勢嚇住的。
  
      “看來的確是我弄錯了,你可以走了。”
  
      慕鄺揮揮手,四名隨員讓開路來。
  
      許易抱拳道,“多謝慕司伯。”言罷,揚長而去。
  
      “大人,怎么就這么放他走了,這小子也太囂張了,真不知他仗了誰的勢,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么不給咱刑司的臉。”
  
      許易方去,慕鄺身后的長臉漢子便恨聲發言了。
  
      慕鄺擺擺手道,“這不挺好么,凈啃軟骨頭有什么意思?若再沒有一兩個有趣的家伙,我還真沒興趣繼續干這個司伯了。”
  
      說著,飄騰而去。
  
      …………
  
      “瞧瞧,你這才來,就弄出這許多動靜兒,那個姓慕的看著粗豪,卻不是渾人,他今天放你離開,但骨頭里的刺卻是種下來,你以后怕是想清靜也不行了。”
  
      荒魅轟傳出意念提醒道。
  
      許易傳出意念道,“我倒覺得有個人替我盯著挺好。”
  
      正午時分,許易進了安陸城,這座安陸城隍府境內最大的城池,不多時,便找到了城中最大的城隍廟。
  
      巨大的城隍廟占地足有十畝有余,入得大門,便見人來人往,說不上稠密,香火也算鼎盛。
  
      行到主殿,便見主殿列著數座神像。
  
      正中一座正是秦廣帝君,陪侍在秦廣帝君左側的,便是安陸城隍,相貌古拙的中年,除了秦廣帝君和安陸城隍外,還有兩人分列兩側,正是安陸城隍府的左曹伯,和右曹伯,乃是一地城隍理智的左右手。
  
      望著眼前彌漫的裊裊香煙,許易不由得心安神寧,當下,他取出金令符默運法訣,一道金光打在安陸城隍神像上,霎時,安陸城隍的相貌一變,變得和許易有六七分相似,不像的地方便在于多了些呆板和威嚴,偏瘦硬的瓜子臉,變得圓潤了不少。
  
      神像的變化,并沒有被底下祭拜的善男信女們發現。
  
      原因很簡單,此間常年焰火裊裊,每尊神像又修得極為高大,善男信女們也不敢目視神像,自然不會察覺到神像發生了改變。
  
      而這種情況,同時發生在安陸城中的其他五座城隍廟中。
  
      神像才變,許易便感覺到了金令符中有了動靜兒,與此同時,他整個人也被一片祥和的氣氛包裹著,說不出的舒服。
  
      荒魅見不得許易臉上那猥瑣的微笑,潑冷水道,“你先別美,當個城隍也不簡單,先不說保一方平安,各方妖魔鬼怪,也得擺弄明白,每年的香火供奉,也得達標,不然,可沒你好果子吃。”
  
      果然,許易臉上的笑容收斂,目光變得悠遠。
  
      荒魅說的不錯,的確任務繁重,其實任務不任務的,他不是很在意,主要是成就地仙的關鍵,還著落在香火靈精上,他不得不在意香火靈精。
  
      他如今雖貴為安陸城隍,但所受的香火,其實極為有限。
  
      比如此座神廟的香火供奉,有五成歸了那尊秦廣帝君,一成歸兩位曹伯,剩余四成才歸他。電腦端::/
  
      而且他所享受的香火供奉,主要都來自這安陸城的六座城隍廟。
  
      值得一提的便是這秦廣帝君神像,整座城隍廟的五成香火,都歸了這尊神像,但并不意味著所有的香火靈精都歸了秦廣帝君。
  
      按許易的理解,這就像前世所遭遇的納稅一般,歸于秦廣帝君神像的香火靈精,就像是被中央收走的稅收,會各級分配,他也能得到一些,只是微乎其微。
  
      不光他的城隍廟會有秦廣帝君的神像,各大陰官的廟宇,都是如此。
  
      比如他安陸轄下的漳河河伯廟,涇河河伯廟,金牛山山神廟,閣子山山神廟,那里也會供奉秦廣帝君的神像,他同樣能通過秦廣帝君的神像,獲得下級河伯廟和山神廟的香火靈精。
  
      不過,這些都不是許易要關心的,因為即便分潤,數目必然也是極少,他所有的重點,都放在這安陸城中的六座城隍廟上,這才是他未來主戰場。
  
      能不能成就鬼仙,全在于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從凡間來》,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