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薪火蒼穹 > 第二百七十章 可憐的樸拉士

第二百七十章 可憐的樸拉士

    見三位主子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樸拉士也很無奈,畢竟這個事情的確太過于天方夜譚了點,你說沒有成天魔之前,定命境的修士還能憑借各種法寶和仙器來重傷甚至擊殺凡仙境的強者,可化魔之后定命境的天魔想要傷到凡仙境的天魔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現在天魔這方武器魔寶緊缺,能有一把趁手的魔器已經很不錯了,至于魔寶什么的,除非是十大覺族的核心子弟才有機會擁有,至于其他的普通天魔只能想想而已。
      而且因為九州對天魔排斥的關系,九州的東西天魔基本上都無法使用,現在自己卻要告訴三位主子,蔡旭昆是用九州法寶重傷的自己,別說他們了,若是換做之前的自己,也不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的說法,但事實就是這樣。
      無奈之下樸拉士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三位主子,小奴哪敢戲弄你們啊,小奴說的全都是真的,蔡旭昆他是用的九州法寶重傷了我,不僅如此,他還變成了古天魔。”
      原本還在哈哈大笑的云霄聽完樸拉士的這句話后,臉色猛然一變,十分震驚的朝著樸拉士大聲問道“你說什么!他變成了古天魔?!”
      云霄的這個舉動別說樸拉士了,就連曹軒命和沈萬君也被他這舉動嚇了一跳。
      看著如此反常的云霄,樸拉士在此小心翼翼的點頭道“此事千真萬確。”
      得到樸拉士肯定的答復之后,云霄自言自語道“該死,他該不會是把我遺漏在這里的丹藥吃了吧。”
      說著云霄一手還在身后悄悄對著曹軒命二人打了一個手勢,其實云霄不用打手勢,就憑云霄剛才的那句話,他們也明白了云霄的用意。
      而云霄的這番話讓樸拉士直接陷入了呆滯之中。
      吃丹藥?
      什么丹藥?
      難道我們現在有丹藥可以吃了?
      蔡旭昆那廝之所以能進化成古天魔,難道就是因為吃了丹藥的原因?
      一連串的疑問迅速占據了樸拉士的大腦,不行自己一定要弄清楚。
      想到這里的樸拉士連忙假意說道“三主子,我們現在貌似沒有丹藥可吃啊。”
      “哼,那是之前,其實早在五個月前,偉大的天人尊就已經煉制出了我族可以服用的丹藥了,只是現在成功率不高而已,但它無疑是我們打贏和九州之間戰爭的關鍵之物,青陽山之所以會派人來我族,不僅僅是為了削弱我族實力,更是為了打聽我族是否真的煉制出了丹藥,為了防止青陽山竊密,目前這件事還是族中的最高機密。”云霄煞有其事的說道。
      要不是沈萬君和曹軒命知道云霄這是在瞎扯的話,連他們都差點相信了。
      “真,真煉出來了?”樸拉士激動地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
      云霄假裝不悅道“怎么?難道我還會騙你不成。”
      “不不不,當然不是,只是小奴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這個消息太過于震撼了,所以小奴一時之間有點不敢相信,若是小魔有幸能見識一下就好了。”樸拉士直勾勾的看著云霄,期望云霄能滿足他這個愿望。
      云霄嘴角浮現出一絲難讓人察覺的笑容,即便你不這樣要求我也會給你看的,當然你自己提出來是最好不過的。
      “也罷,就當給你漲漲見識。”
      云霄剛想掏丹藥,就被曹軒命阻止道“三弟且慢,這種貴重之物豈能隨意給他一個下人看。”
      雖然云霄對那顆丹藥十分的有信心,但是曹軒命卻并沒有什么信心,畢竟在他和沈萬君眼中那顆丹藥只是顏色有些不同的化魔丹罷了,他們并不知道那顆丹藥已經被一位圣人暗中修改過了。
      “就是啊,三弟,你另一顆丹藥就被那蔡旭昆給偷了,要是你再掏出這一顆,誰知道這賤奴會不會也將它偷去。”
      “大主子明鑒啊,小奴萬萬不敢有此想法,那蔡旭昆大逆不道,竟然敢偷主子們的東西,小奴待會就去一掌斃了他,給三主子出氣,但小奴只是想開開眼界而已。”樸拉士直接將自己的私仇變成了替主子出氣的邀功名頭了。
      看見曹軒命二人如此制止云霄,樸拉士反而對云霄所說的話信了半分。
      云霄不顧曹軒命二人的阻攔直接掏出丹藥道“大哥放心,就算給他一百個膽,我想他也不敢那樣做,剛才那丹藥之所以會被蔡旭昆得去,完全是我一不小心掉落了出去,結果誰知在我被執事帶走的這段時間里,居然被他給擅自服用了,他之所以能是用九州的法寶,就是因為服用了那顆丹藥的原因。”
      雖然云霄還想在拿捏樸拉士一會,吊一下他的胃口,但此時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云霄那樣做了,因為孫悟空告訴他,剛才萬里之外的那道氣息現在已經在進入了三業城千里之內的范圍了,估計很快就要抵達三業城,為了趕在那天魔抵達三業城之前交代完事情,云霄只能直接將丹藥拿出來,
      當看見云霄手中丹藥的第一眼起,樸拉士就再也挪不開目光了,甚至于對云霄這充滿漏洞的說法也視而不見,腦海之中只剩下了那顆丹藥的身影。
      沒錯,這就是屬于我們的丹藥,我們真的有丹藥了,三主子說的都是真的,樸拉士不由得在心中猛夸起了自己,感覺自己投靠三上家的做法,簡直太聰明太有遠見了,之前一群跳梁小丑還說十大覺族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只要十大覺族一日不失去天人尊的寵幸,那么他們永遠都是梵天族之中最強大的十大家族。
      沒想到這可丹藥居然能讓一個小小的定命境進化成古天魔,甚至還能讓他使用九州的法寶,要是自己可以吞下這個丹藥的話,說不定就能直接晉升為魔王。
      雖然他很想得到云霄手中的那顆丹藥,但是就如云霄所說,他有賊心沒賊膽,畢竟誰知道那位來無影去無蹤的執事大人,現在是不是正躲在暗中觀察著自己。
      現在服用不了丹藥沒關系,只要自己忠心耿耿的跟著三上家,不管是魔寶還是丹藥,自己遲早都會有的,想到這里的樸拉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目光一刻也沒從丹藥上移開。
      云霄見樸拉士看得如此入迷繼續說道“而且蔡旭昆服下的那顆丹藥,只不過是顆半成品罷了,等藥效一過,他自然就會被打回原形。”
      曹軒命和沈萬君見樸拉士看的如此入迷,心中的石頭才安穩落地,他們知道云霄又一次成功的把樸拉士給騙住了,他們在心中居然有點可憐起樸拉士來了。
      在放心下來的同時,曹軒命二人的腦海中又冒出了一個疑問,這顆丹藥云霄是從哪弄來的?
      但云霄不跟他們解釋,曹軒命二人也沒有主動問的意思,畢竟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當他想要告訴自己的時候,他自然會說的。
      聽完云霄的話后,樸拉士腦子里對蔡旭昆除了恨之外,還多了一絲嫉妒,該死的,自己都沒能吃到的丹藥,居然就被那小王八羔子給吃了,雖然他吃下去的那顆只是個半成品,但他體內肯定還有殘余的藥力,待會自己一定要將他剝皮抽筋放血,好好品嘗他的每一塊血肉。
      就在樸拉士還沒看夠的時候,云霄將那顆丹藥收了回去,樸拉士這才將熾熱的目光轉移到云霄身上。
      云霄沉聲說道“記住了,這件事情還是機密,萬萬不能對其他人提起,還有我們三人到三業城來的目的,也是如此,若是有其他人問起我們三人來這里的目的,你就說我們只是被家族安排到這里歷練一段時間而已,過段時間就會回去,包括你認我們為主的事情也決不能對外人泄漏半分。”
      聽云霄不讓他們之前的主仆關系曝光,樸拉士頓時就急了,要是這樣的話,事后三位主子直接翻臉不認人,自己不僅一點好處都撈不到,反而還會惹得一身騷。
      “三主子,為何不能讓外人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
      “因為我們打算將你扶持為我們的暗子,這樣方便我們日后辦事,你若是閉不上你的嘴巴,到時自然會有人來接替你的位置,并讓你永遠的閉上嘴巴,你明白了嗎?”
      一聽說要扶持自己做暗子,樸拉士頓時喜笑顏開了起來,三上家扶持他當暗子,那么勢必會在他身上投入一定的資源,到時自己再利用哪些資源提升自己的實力,建立屬于自己的勢力,這種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想到這里的樸拉士,立馬信誓旦旦的說道“三主子請放心,小奴明白,這些事情,就算是小奴死,也一定會讓它們爛自己的肚子里。”
      而且就算云霄不說前兩個要求,樸拉士也不打算將丹藥之事外傳,畢竟越多人知道,他得到丹藥的機會就越少,現在天魔的現狀可是人多肉少。
      至于三位主子此行來三業城的目的,他自然也不會外傳,畢竟這件事情若是被青陽山的探子聽去了,對梵天族來說可沒什么好處。
      雖然天魔自私,但不代表天魔就是傻瓜,若是梵天族在這場和青陽山的暗戰之中輸了,那么對他們這些梵天族來說可不會是什么好消息,如果梵天族在這場暗戰之中贏了,那么他們勢必也會得到不小的好處。
      看著樸拉士臉上那藏不住的笑意,云霄也跟著笑了起來。
      笑吧,盡情的笑吧,你開心的時間也就只剩下這段時間了。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