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庸人安好 > 第一百九十八節 窮酸學生

第一百九十八節 窮酸學生

結果,那天的網,一上便是幾個小時,待我回宿舍剛到門口,便聽見了從611里傳出來的質問聲。
  
  “你還狡辯?我回來時候,這屋里明明就只有你自己。不是你,難道還是鬼啊?”說話的是蔣珊珊,比起我們第一次見面,她當時的質問里,明顯有著輕蔑、氣憤、心疼等等。也許是因為諸多情緒的交雜,讓這個女孩兒的說話聲音都變了調兒。
  
  “珊珊,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劉貞的聲音一貫的小,但卻有著肯定。
  
  “得了吧你可,平時看著老老實實的,怎么凈干這種見不得人的事兒?”
  
  “珊珊,真的不是我。你說,要是我,我能弄壞了你的口紅然后放桌子上等著你來抓我嗎?”劉貞極力辯解著。
  
  我站在門口聽了半天,直到劉貞說出來口紅兩個字,我才幡然醒悟,原來是我弄壞的那只口紅!被蔣珊珊誤認為了劉貞的所為。
  
  如果我足夠勇敢并且正義,當時的我就應該推開門直接說明事情的原委,還劉貞一個公道和清白。但我握了握門把手,聽到蔣珊珊那般激動的反應,我還是遲疑了。這是劉貞,如果是我,加上之前的過節,想必,此刻的她也勢必陰陽怪氣兒地對我一頓埋汰。
  
  “劉貞,我告訴你哈,這什么人什么命,你買不起就別惦記著別人的東西知道嗎?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自己幾斤幾兩的,你自己心里沒點兒數嗎?別人的什么都好是不是?窮,不是你的錯,但你窮得沒有骨氣,就是你的錯!”蔣珊珊的一番奚落,讓劉貞半天沒說出話來。
  
  “珊珊,我,是,我是窮,但我從來沒動過別人的東西!你別這么說我。”劉貞的聲線里帶著哭腔。
  
  是的,貧窮是一個人較為敏感的身份標簽,你可以看在眼里,但沒必要說出來加以造勢,尤其是在貧窮這個詞語的后面再添一個骨氣進去,那基本上就否定了一個人物質與精神的雙重面兒,這和在心理上給人直接判了死刑沒什么區別。
  
  當時的我還在門外,蔣珊珊越是這樣說,我越是不敢推開門。可能是做賊心虛吧,那時的我,又怕面對劉貞那委屈的眼神兒,又怕對視上口紅的持有者,蔣珊珊。直到身后的沈月喊我:“咦?沐夕,你怎么不進去?宿舍沒有人嗎?”
  
  我一驚:“啊,沒,我也是剛回來。你干嘛去了?”
  
  “嗨,我這和珊珊逛街回來之后,想起來好幾天沒給我爸爸打電話了,這不剛才打個電話去了嘛。”我注意到她手里的電話卡。
  
  “你不是有手機嗎?怎么還去話機室?”我好奇地問。
  
  “長途,話機便宜。”她俏皮地沖我眨了眨眼。當時的我也沒有多想,滿腦子都是口紅,劉貞,蔣珊珊的。但后來知道了沈月的秘密之后,再聯想這一切,也便是有了答案。
  
  “這,怎么了?”沈月才聽到屋子里的爭吵,不,確切說是一個人的聲嘶力竭。
  
  我故作鎮靜地回:“我也不知道,這不也剛回來嘛!”
  
  沈月推開門,我隨即看到蔣珊珊雙手交叉在胸前坐在床鋪邊上,盛氣凌人地看著對面站著的蔣珊珊。那種氛圍在當時的寢室里劃了兩重,一半兒陽,一半兒陰。劉貞抬頭看到我之后,就像看到了救星:“沐夕,沐夕,你快和珊珊說說,就她那個口紅,真的不是我弄得。”
  
  我還未等說話,蔣珊珊便飛了一個白眼兒過去:“你找曹沐夕干嘛?你以為你天天跟她屁股后面兒的,她就把你當姐妹,當朋友啊?她有錢,拿你當朋友的話,倒是也送你一只啊?還至于讓你偷摸兒地動別人的東西?真是自作多情。”
  
  我沒有去接蔣珊珊的話,而是低頭看著那被我弄壞的證據,小聲問劉貞:“怎,怎么了這是?”
  
  劉貞一直拽著我的手臂,但我就是不敢抬頭看她。尤其,是在蔣珊珊剛才的那一句“姐妹,朋友”的言詞橫空炸裂之后,我有一種再一次被人戳痛心臟的感覺。
  
  話,聽起來難聽,但,理確實是。我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和劉貞是“一伙兒”的,只不過,這分幫結派的結果,便是她跟著我,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兒。況且,大學的課不集中,基本活動都是以宿舍為單位,旁的人我也不熟悉,有個跟著的,天天絮絮叨叨的也挺好。只不過,我偶爾也一樣煩劉貞像塊化了的橡皮糖一樣。不管怎樣,我確實像蔣珊珊說的,從來沒有把劉貞在心里化作什么所謂的姐妹或者朋友。那個智商與情商都不在線上的劉貞,對我來說像什么呢?像個我去洗手間能幫我拎書包的小傭人?幫我買飯打水的小指使?但我心里沒這么給她定義,確切說,是沒有想過這件事兒,而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回到口紅的事件上,無論是同學,姐妹,還是朋友,倘若她劉貞當時在我心里是一個較為重要的位置,我會承認,哪怕不是我做的,我也會挺身而出。結果,我沒有。我在大言不慚地批判蔣珊珊勢利眼的同時,實際上,也一定程度地反應了我心里隱晦陰暗的一面兒。
  
  對,我的不叫勢利,叫輕視。
  
  沈月湊到前面,拿起桌上的口紅,拔開蓋子的時候,我瞟了一眼。
  
  那般的腥紅色,和涌上頭顱的血,別無二樣。
  
  “珊珊,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你別那樣說貞貞。大家都是同學,還是舍友,這樣不好。”沈月在一旁勸著。
  
  “不好?她都弄壞了你送我的珍貴禮物,她知道不好別做啊?再說了,月,你送我這個,我特別珍惜。現在這樣,我心疼得不得了。”蔣珊珊一把抱住了站在一旁的沈月。這個抱,可是說明了她不僅對口紅夭折的痛心,還說明了對倆人友誼的“肯定”。
  
  沈月摸摸蔣珊珊的頭:“我知道,我知道。這樣,珊珊,我上次不是拿回來兩支口紅嗎?我基本也不用,另外那個也送你,這事兒就算過去了,行不行?”
  
  蔣珊珊從沈月的懷里抬起頭,我看見她眼睛里有兩滴沒有流出來的眼淚。于那時候來講,我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是因為口紅而傷心落淚,還是因為這沈月又送了她一只而激動得。
  
  “你自己用吧,都給我,多不好?”盡管她嘴上那么說,但明顯的,蔣珊珊的語氣緩和了很多很多。
  
  “哎呀,沒事兒。你說,這離家這么遠的,大家能生活在一起多不容易,何必因為這點兒事情而弄得不愉快的?再說,這大學還得個幾年,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成什么了呀!”沈月說著,推開懷里的蔣珊珊,伸手去拿抽屜里的化妝包。
  
  此時的劉貞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淚:“沈月,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干的。”劉貞似乎對沈月再一次慷慨地用自己的東西息事寧人也表示過意不去,所以,她對著沈月說的那一句話,跟蚊子聲沒什么區別。
  
  沈月抬頭笑笑:“沒事兒哈,沒事兒,都過去了。”
  
  “真的不是我。”劉貞還說著,但沒有人回答。包括沈月的上一句,也沒有直接了當地回答個“我相信你”所以,無形當中,劉貞便真的成了這件事情里的那個,亂動別人東西的窮酸學生。
  
  ()
  
  搜狗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