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諸天領主空間 > 3003章 戰敗者為奴

3003章 戰敗者為奴


  寇,已死。
  敵,雖一人,卻不可戰勝。
  除開擊飛落地后重傷者由蒙薩帶人去幫他們解脫,其他多斯拉克戰士驚駭的全都翻身下馬,跪伏在地上,朝著夏躍低下頭顱臣服。
  戰敗者為奴!
  不僅是多斯拉克海的規矩,也是伊斯拉克森林的規矩。
  因此,從來沒有奴隸的夏躍卡剌撒,一瞬間多出三千余奴隸。而區區一百零八名戰士,卻要管理五百七十二名強壯的戰俘。
  幸好,他們已經喪失斗志。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卡剌撒神一般強大的卡奧——夏躍卡奧!
  無論是蒙薩,還是普通戰士,夏躍的身形在他們腦海中原本并不強壯高大的形象頃刻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欽佩贊嘆和自豪!
  我們的卡奧,是無敵的英雄!
  一千多把亞拉克彎刀,硬木弓三百張,鐵質箭頭上萬,近三千件皮馬甲,戰馬四千余匹,牛羊數萬,還有不可計數的毛皮。
  果然,多斯拉克人的富足可見一斑。
  這些彎刀、鐵箭當然不是他們自己生產的,而是搶掠‘奶人’或是交易得來的,如今全都便宜了自己。
  呵,伊斯拉克人要想強大,必須搶掠多斯拉克人。
  聽起來似乎像個笑話,打的厄索斯大陸諸多城邦俯首帖耳奉上財富的多斯拉克人,在伊斯拉克人眼中竟然成了獵物。
  當然咯,在蒙薩他們看來,這沒毛病,多斯拉克人確實很弱小,若不是他們人多兵器強,伊斯拉克人早就把他們按在地上摩擦了。
  夏躍知道,這不過是因為伊斯拉克人比多斯拉克人更加野蠻、更加強壯,冷兵器時代不就是這樣嘛,游牧民族搶掠農耕民族,越是蒙昧的民族武力上越是強大,因為他們在同自然抗爭的過程中將體魄鍛煉的更加強大,再加上沒文化不曉得考慮后果,無知者更加無畏。
  瞧著眼前這處多斯拉克人的營地,溪水、草場和帳篷,無不比自己那處寒酸的營地強多了,夏躍決定不走了。
  “蒙薩,帶上一半勇士回林中營地,將部眾們全部遷到這里來,我們不走了,以后就留在這里!”夏躍策馬來到蒙薩面前,手指著山那邊說道。
  “啊?哦,是,卡奧!”蒙薩先是一驚,接著反應過來,趕緊應命,在他看來,無論卡奧下達什么樣的命令,他只需要遵令就可以了。
  “來一半人跟我回去!”蒙薩騎著馬跑過去一喊,然后策馬沖出營地。
  一半人?
  多少?
  部落勇士們茫然無措,看到蒙薩調轉馬頭離開,頓時六七十騎跟著一起跑,剩下三十多人似乎覺得不能全走才壓下馬頭回來。
  這一幕看得夏躍心驚,深感自己改造伊斯拉克人的目標任重道遠。
  五百七十多人對三十多人。
  乍一看,說不定一個風吹草動,伊斯拉克人就得陰溝里翻船。
  但夏躍還在這兒呢,給多斯拉克人十個膽子也不敢炸毛啊!
  看到這些多斯拉克戰士個個低垂著頭顱蹲伏在地上,夏躍策馬緩緩走了過來。
  “你們都是我的戰俘!按照伊斯拉克人、多斯拉克人千年流傳的規矩,你們都是我的奴隸!奴隸們,記住你們的主人——夏躍,夏躍卡奧!”夏躍蘊含真氣的話語聲雖不大,卻能清晰的傳進所有人耳中,進而震撼他們的腦海,“我是一位強大而仁慈的主人,所以,我會給你們一個機會,一個不用做奴隸的機會,一個在我夏躍卡奧麾下作為一名戰士、一名勇士戰斗的機會!”
  聽到這番話,多斯拉克人騷動起來,一個個張起耳朵,抬起頭望向夏躍,靜靜等待這位神一般強大的主人繼續說話。
  “我要你們隨著我的戰刀殺向我的敵人,斬下一顆敵人的頭顱,你就不再是奴隸,而是強大的夏躍卡奧麾下光榮的戰士,斬下三顆敵人的頭顱,你將成為夏躍卡奧麾下十夫長,統領九名戰士!”
  此話一出,別說伊斯拉克戰士,所有的多斯拉克俘虜們都激動了。
  民族?
  見鬼去吧!
  在多斯拉克人、伊斯拉克人眼中,這些都是卡奧和寇們該考慮的玩意兒。
  他們這些普通的部眾,只想生存,只想獲得更多的財貨更好的生存。
  “現在,告訴我,你們的決定!”夏躍抽出彎刀,虛指戰俘。
  “強大的主人,我們愿意!”
  “偉大的卡奧,我們愿意!”
  “我將誓死為您戰斗!”
  ……
  所有的多斯拉克戰俘都站了起來,振臂高呼,向著夏躍宣誓道。
  區區幾百人而已,夏躍根本不擔心他們反水,鎮壓他們對自己而言,不過反掌之間的事情。
  “好,釋放他們,給他們彎刀、弓箭!”夏躍揮揮手,部下伊斯拉克戰士將一包包彎刀、弓箭仍在戰俘面前。
  多斯拉克戰俘面面相覷,無不為面前這位夏躍卡奧的氣度折服。
  一名粗壯的戰俘推開前面的人,上前撿起一把彎刀,接著右拳捶胸,單膝跪在夏躍馬前,說道:“多瑪謝過主人,誓死為主人殺敵!”
  夏躍端坐馬上,將馬鞭抬起,說道:“起來吧,按照我剛才對你們的許諾,只要你們不背棄發下的誓言,我夏躍卡奧就將兌現諾言!”
  有了第一個人上前,其他戰俘們紛紛上前,有的拾起彎刀,有的拾起弓箭,然后個個學著多瑪跪地發誓。
  這些多斯拉克戰俘奴隸武裝起來后,忠誠似乎一點也不輸于伊斯拉克部眾,壓根兒不需要人監督,一個個便盡忠職守的巡視站崗,幫著規整物資。
  除了他們,這個營地還有兩千六百多老幼婦孺,聽到夏躍剛對戰士們的允諾,無不眼巴巴的注視著他,期盼著能有一個好結果。
  畢竟,奴隸是什么樣的生活,他們作為鞭打‘奶人’的多斯拉克人,再清楚不過了。
  “你們,也有機會!我,夏躍卡奧會給你們機會的,不是上戰場殺敵,而是你們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辦好,一樣可以擺脫奴隸身份!”夏躍注意到了,心中一動,已然想好日后該如何行事,于是慨然許諾道。
  “偉大的卡奧!”
  “偉大的夏躍卡奧!”
  ……
  頓時,營地里歡呼聲此起彼伏,就連先前宣誓的多斯拉克戰俘奴隸們也個個激動不已。
  就這樣,待到蒙薩護著卡剌撒部眾到來時,夏躍已經三下五去二的把這支多斯拉克卡斯部眾收拾的服服帖帖,甚至還上前幫著伊斯拉克主人們安營扎寨,看得蒙薩等人直接懵圈。
  其實,這簡直是太正常了!
  能造成這種狀況,不僅是戰敗者為奴的規矩,也不僅僅是夏躍給他們希望,而是夏躍一開始表現出來的強悍震懾住了所有人!
  只要夏躍自己一直保持強大無匹、一直戰無不勝,那這些人就將永遠順服!
  因為馬背上的民族不相信仁慈,只尊奉強者!
  這一點,夏躍記在心底最深處!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