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億萬修行 > 第四十七章 萬古第一宗!

第四十七章 萬古第一宗!


  卻說這州君隨著腳下的這片七色云彩,漸漸飛向仙障之外。
  此刻駕在高空云端,俯看著故土的一草一木,一種別樣的情感漸漸漫入她的心澗。
  只見祥云看似極緩,但實際速度卻是極快,不一會兒便已托著州君竄出了這層淡綠色薄膜。
  這周圍景色便立即來了一個大變樣,從四季如春的面園風光,一下子就轉換到了風雪蕭瑟的冰原之上,陣陣凜冽寒風也隨之撲面而來....
  但州君對此并不感到驚奇,因為她從小到大不知研究過多少次這層神奇的薄膜了,也就是說,原先淘氣的州君幾乎將這仙障之內十里八鄉的地方都玩了個遍,也早就將這障外琢磨了個通透.....
  但是只見障外不遠處的凌冽風雪中,赫然四肢而立有一尊高約數百丈的龐然巨獸!
  此刻正在那兒不住的踏動鐵蹄,震得這片冰原是一陣顫抖,所處地面冰層也是不停崩塌斷裂,所濺碎冰盡數炸裂!
  這番情景倒是讓州君暗淡的眼中閃出一分異彩,便是細細觀望過去。
  只見那巨獸身上散發著幽幽青光,盡是如同大蛇鱗片一般閃爍個不停。
  那碩大有三十丈許的腦袋,頭生兩根巨型八叉角,好似畫上龍頭一般威風八面!
  此刻正在來回晃動,鼻孔中不時地噴出一大口冰霧出來,聲勢甚是駭人。
  勃然巨眼中鑲于錚錚赤色豎瞳,更是顯得兇煞無比!
  再看那數百丈的身長,其猶如上古神獸一般的碩大軀干,渾身扎實的肌肉無不彰顯著體內所蘊含的無匹力量!
  但是那龐大粗壯的四肢卻是猶如麝鹿一般,竟還生有巨蹄!
  只見蹄上鑲有精美銀質物,襯托的這頭絕世兇獸更加尊貴不凡。
  再望向其尾端,竟是一條粗長有力的巨型牛尾,此刻正隨著腦袋的來回晃動而搖擺不定,甩的周圍空間音爆連連,噼啪作響!不知這巨獸的力道是有何其大!
  同踩祥云飄忽于州君身旁的赤練,此刻見她看得如此入神,還以為是被驚到了,便不由的面上一笑,就意洋洋道:
  “哈哈,任誰見了我們天玄宗震宗靈獸也要驚詫好一陣,此靈獸名作青玉水麒麟,身懷上古神獸麒麟血脈。
  乃是由我宗內一位洞虛中期,從那靈天界上古秘境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拼了命帶回來的,獻于主宗。
  剛開始乃是一枚仙蛋,是主宗花費了無數天材地寶及妙方溫養才得已孵化出世。
  至今已是被我宗野性馴服大半,它要是生起氣來,那五位老祖宗可都拿它沒法子,打又打不得,只得散于無數天材地寶來安撫于它,不過這小家伙莫得惡意的,頂多是撒撒歡,不用怕不用怕哈~”
  州君聽罷,便是瓊鼻冷哼了一聲,眼中神采已然不在,冷漠的望向那尊巨獸,淡然道:
  “我本以為是書本中的上古麒麟祥瑞,原來只是只雜種罷了。竟還當做寶貝一般,著實可笑至極。”
  州君話畢后,只見那青玉水麒麟好似能聽懂人言一般,那晃動不已的大腦袋,一下子便是猛轉過來,丈許大眼便勃然怒盯那不遠處正駕在空中,猶如螞蟻一般口出狂言的小人兒!
  龍首處的毛發盡數炸起,張開那張深淵巨口,直接就是一聲驚天咆哮!
  吼震的冰原之上轟隆巨響,滔天的寒冰氣浪夾雜著無數風雪便向州君這方極速襲來!
  規模之大,范圍之龐,看起是避無可避!
  顯然是這青玉麒麟被激的怒如雷霆!想要一聲怒吼就了結了這螻蟻的性命。
  身旁赤練練忙暗道一聲糟糕,便是猛然抬起張開雙手,抵在身前,兩人身前剎那就出現了一層火紅屏障,擋住了這經久不息的冰寒咆哮氣浪。
  只見氣浪過后,赤練的屏障還不待得撤去,便扭頭對著身側的州君苦聲埋怨道:
  “好我的小師妹啊,你這是在給我出難題啊!這青玉水麒麟雖是靈獸,但是在宗內就是祥瑞啊!地位那更是無人能比啊,就連我出行與它搭話都是“道友,道友”的好言相允,你這一見面就得罪死它,咱們這可怎么回宗去啊?
  莫不能把這水麒麟丟在這里吧,那回宗了我還不被大卸八塊啊,那還不如先把我殺了呢....唉,你且讓我想想辦法,看怎得才能安撫它,與咱們一同回宗......”
  “切,一只雜種孽畜而已,根本不足為懼,哪用得著如此在意。”
  只見州君面無表的撇了那暴怒的玉麒麟一眼,如此冷淡說道。
  此話說的身旁的赤練慌的汗都要流出來了!急忙道:“小祖宗!萬萬不可再說了!真的不妙了!!”
  只見那對面青玉麒麟聽到州君淡淡此言,卻是給它尚且年幼的內心帶來了成噸的傷害!
  自己一向在宗是高貴如天,視人類為草芥,但這些個人類都對自己恭敬有佳,也就不愿意搭理那些個螻蟻罷了。
  哪知這不知哪來的山野小娃娃!竟敢如此侮辱自個!還不知悔改接連侮辱!哇呀呀!~如此奇恥大辱豈能不殺之而后快!此女不殺!誓不為麒麟啊!
  此刻的青玉水麒麟顯然已是動了真怒!思罷之后便是一陣怒火沖天,搖頭擺尾起來,震得是天搖地晃,天地也隨之變色,極晝的天幕仿似馬上就要掛不住了,被這麒麟怒勢壓迫的快要掉落下來!
  只見那龐然身軀猛的繃緊一發力,便狹著無匹的萬鈞之力!疾速狂奔向著州君沖來!
  頃刻間鐵蹄踏碎無數冰層,冰面上盡是狼藉一片!再看那磅礴兇猛的駭人勢頭,似乎州君不死,它便善不罷休!
  此刻赤練是無奈的看了一眼州君,便是“唉~”的長嘆一聲,就準備祭出一件靈寶出來,想要阻擋這尊玉麒麟片刻,既不傷到它,也能保全州君,再之后...便再尋辦法罷......
  卻只見那靈寶還尚未祭出,赤練便是硬生生的呆楞在了半空之中,小眼睛瞪的滾圓,嘴巴微張,似乎是萬般不敢置信眼前的場景!
  只見那架勢兇猛萬分,使得天地變色的青玉麒麟!已然是一個急停剎住了沖勢,將那冰原厚重冰層都黎出了四道深深的溝壑出來,碎冰白霧撲朔一片!最后鼻尖緩緩停在了離懸空州君數米處!赫然是不動了!....
  只見那玉麒麟剎住站定之后,龐然巨隨即軀抖得像篩子一樣,一雙數丈許大的赤紅巨眼中,盡是懼意!此刻的猙獰豎瞳,也已是緊縮到極至!
  就連那碩大鼻孔都不敢出氣!生怕氣息噴薄到面前的這個小人絲毫!只有嘴巴敢在小心翼翼的吐露著薄薄寒霜。
  現在這種情形,就是個傻子也知道玉麒麟此刻是被嚇到了!
  更別說那州君身旁的赤練真人了!吃驚的嘴巴里都能塞進一個雞蛋去了!
  只見州君此刻瞳孔早已是回溯黑色,也不知剛才開的瞳孔是什么顏色....竟能叫這青玉麒麟如此驚懼!
  只見州君面色冷淡,對著面前的龐然巨獸,朱唇輕啟道:
  “現在,你可知,你是個雜種了?”
  只見那青玉麒麟聞聲便趕緊不住的點動龍首,同時又擔心鼻翼磕碰道面前的人兒,便表現的是萬分小心謹慎,輕緩至極!落在赤練眼里更是久久緩不過神來......
  “好我的老天爺啊!......這老祖看上的......究竟是什么樣的天人吶!.....”
  州君見那麒麟現在如此乖巧順從,瓊鼻便又是輕嗤了一聲,似是瞧不起它這般下賤卑屈的模樣,便冷聲斥道:
  “既然知錯,為何不跪?!”
  那青玉麒麟仿似是得到命令一般,四肢趕緊顫顫巍巍的動彈了起來,轉眼間就已屈膝跪下!就連那原本高昂傲氣的龍首也隨之低垂而下,順應至極。
  這青玉水麒麟的此番動作,又惹得冰原之上是一陣轟轟隆隆之音,不絕于耳。
  只見那州君回頭淡望了赤練一眼,淡淡說道:
  “師兄,你看,對待雜種孽畜就該如此,萬萬不可嬌慣。”
  州君說罷,便是從七彩祥云之上縱身一躍,片刻后,便輕巧如燕般的落在了那數十丈的麒麟龍首之上,隨即盤腿閉目而坐了。
  任周遭寒風凜冽,吹得白發飛舞,但那面色就猶如萬年寒冰一般,亙古不變,絲毫不為周遭事物所動!
  赤練此刻也是在那驚詫萬分之中回過神來,深深的凝望著那盤坐于龍首之上的傲然身姿!第一次開始正視這個小師妹!
  心中不禁驚嘆道:“天玄宗得此子,便是得了萬古第一宗啊!......”
  心中感嘆了數久之后,便是緊忙發出神念訊號,叫大家立即速出仙障!集合回宗!不用再繼續搜尋線索了!
  經歷了今天州君這一系列事情,孰輕孰重!這活了近萬年的赤練心中自然明白的緊!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