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幸好遇見你沈沈 > 第十四章:被暗戀?

第十四章:被暗戀?


  就參加過沈旻柯的講座之后夏令營的時間已經過半了,還有三天就結束。
  沈一依只是在那次講座后也沒有什么異常,和平常一模一樣,謝一燮也沒有機會問什么。
  第五天,夏令營又組織了一次參觀數字生命研究所的活動,這次真的只是參觀,并沒有讓他們親身實踐,這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經過那一次后,在他們心里最敬佩就是研究人員了,他們的工作真的很辛苦,熬夜什么的已經是習慣,他們做最累的工作但名字卻沒有多少人可以記住。
  第六天是高校交流會,在那里不僅可以了解到與數學有關的東西,還可以了解到其他的學科,例如:計算機系、歷史系、英語系等。
  最后一天,夏令營組織了一次教課,有十個選擇課程,流動式教學,你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學習。
  晚上,是簽字留念,夏令營有一個大長廊,里面有參加過夏令營人的簽字,還有就是想對自己說的話,以及可以寄出一封致20年后的你的信件。
  在這里有很多人的簽名,有很多人的期望、夢想,有可能你已經在人生的旅途中失去、忘記它了,別怕,這里會幫你永遠記住。
  謝一燮留給自己的一句話是“Yes,youcan.Yes,lcan.“
  沈一依看著自己在這里留下的名字,三年都在,從稚嫩到成熟再到現在冷冽筆觸,原來自己真的不是當年對奧數充滿喜歡和期望的自己了。
  可以看到,只有第一年沈一依給自己留下了一句話“Fighting!“
  接下來的都是空白,只有名字,今年也一樣。
  謝一燮也看到了,他想沈一依在高一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一件可以改變她一生的事。
  沈一依有點沉默,在歸途的飛機上,有一種已經經歷過一切的滄桑感,他覺得很不好,她好像離她更遠了。
  回歸校園,又是壓力重大的學業,再加上已經缺課一個星期,補回來有點困難,但還好有沈一依幫他,所以也沒有很糟糕。
  謝一燮發現沈一依最近越來越冷漠了,他們以前好不容易親近的關系好像回到了剛認識的時候。
  但如果謝一燮認識以前的她就不會這樣講了,因為這才是沈一依。
  如果只是剛認識,沈一依一定不會過多的理他,也不會一直給他講習題的。
  沈一依給謝一燮在講一道難題,才講完,那個高三的小妹妹又來了,找謝一燮的。
  這位小妹妹叫李粒子,是一起參加夏令營的人,曾經是謝一燮在親身體驗研究所奧數解答時的組員。
  李粒子看著教室里認真學習的謝一燮,心跳得很快,臉也紅了。
  謝一燮出來了,李粒子覺得心跳的很快,她在那時候就喜歡上這個話不是很多,有點高冷的男孩了。
  謝一燮走近她,問:“學妹,你有什么事嗎?”
  李粒子冷靜下來,把手中的數學筆記本交給謝一燮,說:“這一道題,我有一個步驟不是很明白。”
  謝一燮看了一下,是一道高階奧數題,還行,不是很難。
  剛想給她列過程,發現自己沒有帶筆,就說:“你等一下,我拿一下筆。”
  其實,李粒子想從書包里拿筆給謝一燮的,但謝一燮已經回身去了。
  謝一燮走在窗邊,直接從沈一依桌面拿了一支筆,沈一依也沒有說什么,好像已經成為平常了。沈一依就在窗邊,可謝一燮那里有一個柱子擋住了。
  李粒子看著謝一燮的動作,心里有點不好的預感,到底是有多熟悉才可以那么自然的相處,她有了危機感。
  謝一燮拿了筆回來,就給李粒子講起了題目,說了挺久的,快到上課了李粒子還是有點不懂,謝一燮就約了她在晚飯時間再說。
  李粒子很高興,這是那么多次講題,謝一燮第一次約她其他時間在討論,這是有一定的進展了嗎?
  然后,謝一燮給她講了半個小時的題,他連晚飯不沒有來得及吃。
  沈一依看到謝一燮急急忙忙的進入教室,差點遲到了。
  晚讀開始了,沈一依回過頭去,問:“吃晚飯了嗎?”
  謝一燮抬起頭,如實說:“沒來得及。”
  沈一依好像白了他一眼,他不確定,沈一依回頭在書包里找了找,只有一個面包了。
  沈一依把面包遞給謝一燮,說:“只有這個了,先吃一點吧。”
  謝一燮接過來,好奇的問:“你為什么知道我沒吃晚飯?”
  沈一依有點無奈的說:“剛才你告訴我的。”謝一燮聽了,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最近的智商有點問題。
  沈一依眼底有一點笑意,說:“我剛才看到你和那個小師妹說題呢,又看到你那么急,想來你是沒有吃飯了,辛好我包里有貯備糧的習慣。”
  謝一燮笑了起來,說:“謝謝了。”
  沈一依沒說什么,轉回頭讀書了。
  接下的幾天里,李粒子都來找謝一燮講題,有時候會講到上課鈴響才回去,還有就是沈一依感覺到那個師妹對她有一種敵意。
  在一次謝一燮拿回一個裝著曲奇餅的袋子的時候,沈一依好像明白了為什么師妹對她有敵意了。
  那天,沈一依想好像自己自上次打算泡謝一燮后,就沒有將這個計劃進行下去,最近的事有點多,沒有很多時間呀。
  沈一依那天對謝一燮露出了夏令營后第一個笑臉,謝一燮看見后,他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狼窩,心里有點發毛。
  很快,國慶的大假期到了,只有三天假,從10月1號到10月3號,因為今年的中秋不和國慶連在一起,所以只有這些假期了。
  高四是不可能放松的,各科老師發布了很多作業,會讓你的假期過得很充實的。
  謝一燮就不打算回家了,因為他剛從A市回來只有一個多星期,而且假期不多,就不回去了。
  謝一燮把這個消息告訴謝父謝母的時候,氣氛有點沉重,假期還是想和家人一起過的。
  謝小小由于學校的事情,國慶也很少在家,姑父陳桉卓也要加班,就只有謝一燮和陳斯在家了,他們兩兄弟到處逛了會,發現人太多了,還不如在家好。
  “叮咚”一聲,來微信了,是李粒子,她想約謝一燮出去玩,來謝謝他的幫忙。
  陳斯看自己的表哥在思考,伸頭一看,是女孩子約出去玩,不禁想歪了,說:“表哥,是不是女朋友約出去玩?你去吧,我一個在家可以的。”
  謝一燮真想打開陳斯的大腦看一下里面是什么東西,十分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說:“是師妹。”
  接著說:“想感謝我給她解答奧數題,就這樣而已。”
  其實,陳斯很不相信,為什么人家一個女孩子就找你解題,不去找老師呀。
  在陳斯想的時候,謝一燮已經拒絕了李粒子,說他今天有事,不可以出門。
  陳斯看了,在心里說:“師妹沒戲了,他的表哥有點不解風情。”。
  接著,陳斯又想他的表哥有可能會找不到女朋友,送到面前的都不要,該不會注孤生吧?
  然后,他被打臉了,一個大大的巴掌。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