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傻丫變形記 > 第91章:斗法還是斗智?

第91章:斗法還是斗智?

    我再用神識探察師娘。只見師娘猛地站了起了,口中念念有詞,手指掐著繁復的法決,然后一個個印記從我的手心傳了出去。
  
      我心里不由暗暗竊喜,看來出去有望了,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我把這個師娘拉出來當打手,絕對是相當拉風的。
  
      手心里傳出的印紋一點點將屏障融開了,那融開的速度肉眼可見。就在此時那屏障光亮大甚,閃出耀眼奪目的光彩。
  
      我不由心中一振,終于要自由了,看著緩緩拉開的帷幕,我的心雀躍著。
  
      然而就在此時,那既將拉開的帷幕,竟將我手中的符印反彈了回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從正前,一只大大的手掌印狠狠地向我拍來,胸口已經重重的挨了一掌。于是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緩緩地倒了下去。
  
      “就你這小樣,也能困得住老娘,這不是找死嗎!”只見八卦空間里的師娘緩緩步出了八卦空間,沿著我的經脈向我的百會款款而行,那風情萬種的模樣,要不是我受了她的傷害,我都快被她迷住。
  
      我瞇了瞇眼睛,還是自己太大意了,自己一處事不深的小丫頭,怎么可能斗得過有著分裂人格老謀深算的師娘,而且在世間游歷上萬年的那一種。
  
      看著她一步步踏入我的百會,我也不在言語,雙腿盤坐。開始慢慢的將太極池里的靈液向全身名大穴中灌入,這回再不言語!也絕不手軟。
  
      而八只小元嬰在我的丹田內開始瘋狂旋轉。每一個周天,外面的靈氣就瘋狂涌入,匯積到丹田中,再容入雙魚太極池內,然后向各個大穴倒灌進去。
  
      而那師娘一見,再不見剛才的從容,腳下也飛奔起來。只一個呼吸間就來到了百會。
  
      我一見不好!也從識海中跳入百會,與師娘戰在一處,師娘的每一掌都向我的命門打來,毫不容情。
  
      跟據與九頭蜥蜴的戰斗,我的實踐經驗大增,于是將靈液幻化成一柄劍,與師娘對戰起來。
  
      然而師娘仿佛十分清楚我的招式一般,輾轉騰挪,一步都不慢。
  
      我不由一聲嘆息,這個女人是師父的師娘,對師父的招式自然了如指掌,自己的這點兒小伎倆,在她的面前真是不夠瞧的。
  
      而我唯一占優勢的地方,就是那靈液對師娘有極大的腐蝕性。于是我將那柄劍收起的,直接張開十指將靈液向師娘掃射過去。
  
      那靈液鋪天蓋地而來,如同漫天的飛雨,打得密不透風。我這靈液飛花就是師娘這樣的老江湖,也依舊被打的措手不及。
  
      此時每一滴靈液,只要打在師娘身上,就立刻將她融出一個個小洞。
  
      我不由一陣得意,你不是厲害嗎?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梨花暴雨針哦不,是靈液飛花的威力。
  
      正在這時,一道光幕將我所有的靈液飛花給擋了回來。只見師父的身影在識海中若隱若現。
  
      師娘回眸狠狠地瞪了一眼那身影,于是一個翻身又向百會飛奔而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師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就在此時,師娘已經踏入了百會中心。我一急,就慢慢調動念力,將所有的靈液灌入百會。
  
      師娘剛想占據腦海最深處,只見一道強光叮的一聲檔住了她的去路。
  
      “好,好,很好,你竟幫著你的徒弟,而舍棄于我!我沒想到啊!哈哈哈”
  
      師娘一聲悲鳴,我的腦袋立刻嗡的一聲,完全被這聲高音占據,于是我再也支撐不住就要昏死過去。
  
      昏昏沉沉間,卻沒想到靈液也不用我指揮,緊跟其后,完全灌滿了百會穴,只見師娘在靈液中翻滾。
  
      現在的靈液更濃,腐蝕性更強,眼看就將其化為虛無!
  
      “哎,何必,你以為我光是救她嗎?我也是在救你!你已經領教了那靈液的厲害,怎么還敢進行奪舍?”
  
      于是順手一抄,將師娘救回了自己的八卦空間內!然后再無動靜。
  
      我心中一痛,原來師父也不是要管我死活,自己在他心目中什么也不是。自己只是一個為師娘準備的身體而已!
  
      原來人心是如此善變,再好的相處又怎樣?要出賣時竟毫不含糊。也許并不是善變,而是一開始就是為別人做的嫁衣裳。
  
      我嘆了口氣,望著碧藍的天空,仿佛無盡的嘲弄和寂寥!然后緩緩閉上了眼晴。一滴眼淚從眼角劃過,溶入泥土中消失不見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慢慢清醒過來,周圍依舊是那個不知名水潭。自己家的那個小村莊,早已消失不見。
  
      周圍樹木森森,鳥鳴幽幽。不見任向人影,方允華依舊人見人影。我試著向空間探去,倒是沒有多少阻塞。想放出八個元嬰去探探路,然而卻怎么也呼喚不出!
  
      于是我坐將下來,開始內視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身體的不同,在我的是海內,我的雙魚太極池被封在一層屏障內,用神識探知一二,卻被阻擋了回來。
  
      我一看這種情況,這是打算阻斷我的修行之路。師父你不會這么狠吧?好歹相處了這么長時間,雖然自己沒有師娘那么重要,但你也不至于這么無情吧?
  
      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陷入無限的哀傷中,心中實在無法接受,是師父與師娘共同干的好事兒。一想到這里,心就不由一陣就痛。
  
      我慢慢坐起身來,開始修煉起來。想一步步打通丹田中的那層屏障,哪知行動極為困難,半點動靜也無。
  
      我氣惱至極,“師父你給我出來,你若是再不出來,我哪怕是將手臂毀了,也不讓你繼續在呆在八封里瞧熱鬧!”
  
      我瘋狂的大喊著,帶著極致的憤怒,我怎么也不能相信,相處了這么久的師父,竟然和師娘聯合起來要來奪舍,我寧愿相信是師娘一個人所為。
  
      但現在發生的這一切,前后兩次都差點兒沒命了,我不得不相信師父也摻和了一腳。
  
      “哎,你這丫頭,怎么就不能一刻安靜一會兒?師父我已經身受重傷,才將你解救回來,你可倒好,到埋怨起師父來了。你從頭到尾就是個小白眼狼。”
  
      一聲長長的嘆息,師父的聲音從八卦里傳了出來,帶著深深的疲憊,仿佛受了極重的傷!
  
      “師父,你老實和我說,兩次了,是不是你?將我困在了這里。好讓師娘奪舍,雖然師娘很重要,你也不至于不顧我的死活吧!”
  
      我現在怕極了背叛,我已經早已將師父當做了親人,如果連他也背叛我,我真是會懷疑人生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丫變形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