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亂世武俠逍遙行 > 第十二章 京都之行

第十二章 京都之行


  站在高大的城門口前,王飛感覺他的世界觀被顛覆了,在福州的時候他就驚訝于古代城墻的高度,但武俠世界嘛,一些小小的黑科技是可以理解的,可現在他到了京都,這里的城墻高度完全不是福州可以相比的,站在城門口看城墻的話,用四個字可以表達其中的感受,高聳入云!
  這里的城墻不要說什么武林高手,就連飛鳥也難以飛入其中,真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怎么完成這樣的建筑。
  王飛抹了抹額頭上被太陽照出的汗水,心下對這個武俠位面越發越好奇起來,他可不相信普通的武俠位面能做到這個程度。
  搖了搖頭,對于這些事現在的自己還是太過弱小,或許等以后實力強大了自然就會知道。
  城門口前的人流量非常大,還要分為兩個區域,一個自然是平民的入口,另一個自然是王權貴族才能進出的,這種情況當然是為了讓貴族們跟著平民分開,貴族當然不可能和這一群泥腿子一起擠城門,不然那還了得。
  “京城之中一律不得出現任何乞討者。”
  王飛好不容易排到了前面,但剛要進城門便被守衛攔住,聽了守衛的話語后,王飛哪還不明白自己是被當成了乞丐。
  這個武俠世界可沒有所謂的丐幫,要是真出現了這個天下第一大幫那不就是在打皇帝的臉嗎?說明皇帝治國不嚴!不然怎么會出現這么多乞丐?這片大陸的統治者秦國一統天下,其勢力已經開始發展到了海外贏州,國力正值巔峰時期,有哪個幫派敢去觸這個霉頭。
  在這片大陸乞丐無論走到哪都是最低賤的職業,前幾年秦國首都洛陽更是被朝廷下令城中不得有任何乞丐行乞!
  “這位大哥搞錯了,我不是乞丐,我是福州總捕頭推薦過來參加六扇門培訓的候選捕快。”王飛尷尬的撓了撓頭解釋道。
  王飛表示他也不想這樣引人注目,可來時太過匆忙,身上的行頭都還沒換,就被張捕頭給趕了出來,王飛當時也感覺到城中的氣氛不大對勁,便聽從的張捕頭的提議,連夜趕出城外。
  但出城之后才發覺自己身無分文,這一路趕來京都的日子簡直是苦不堪言,幸好有一手武功不至于餓死,現在到了洛陽再看看自己的行頭,的確像個乞丐。
  身在江湖之中,錢財乃身外之物,這些都是屁話!這里根本不像小說里寫的一樣,稍微有點武功的都不缺錢,大俠揮金如土,只有一些小人反派才惦記錢財,王飛現在只感覺好假,你如果不去搶,不然哪來的這么多錢,錢財都是要靠賺的!所以江湖之中才有如此多的武館和鏢局,所謂的劫富濟貧,你只要敢去偷搶,官府絕對不會吝嗇你腦袋上的賞金!這個世界的朝廷力量相當強大,管理非常嚴格,一些強大的世家望族都不得不給些面子,至于門派幫會,如果不是靠著以前的傳承,朝廷幾乎都要把門派這個概念從世人的腦海里抹除掉了!
  “小子,你說你不是乞丐,是福州候補捕快?”其中一個守衛驚訝地說道。看此人衣衫襤褸,灰頭土臉的樣子,哪一點像是捕快?
  “可有公文?”站在邊上的另一個守衛說道,雖然這不是他們要檢查的事項,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先查上一查。
  “行走匆忙,未帶公文。”王飛淡定的說道。雖然現在王飛表面上看起來穩如老狗,其實心里早就慌的一批。他走的時候的確是太匆忙了,忘記向張捕頭要個身份證明什么的,他以為張德義自會給他,用不著他提醒。但他忘了張捕頭來叫他的時候,身上己有傷痕,雙方都是匆忙無比,這才造成了現在的尷尬。
  “小子你耍我呢!”其中一個守衛怒喝道,再忙,來六扇門參加培訓,也不可能把公文忘了啊!說自己是福州候補捕快,又沒有公文,穿的又像乞丐一樣,說你圖謀不軌都算輕的了。假冒朝廷官員可是要被殺頭的,雖說候補捕快不在官員一列,但處罰也沒有輕一點的可能。
  “我是真沒有公文啊!要不你先放我進去,培訓名單上應該有我的名字。”王飛也有點無奈的說道。因為他的耽擱,城門口已經略顯堵塞了,已經有許多人在后面叫罵了。
  “小子,想進去?行啊,先讓我試試福州衙門的猛虎拳有多厲害!!”剛才問話的守衛顯然被氣笑了,手上一個擒拿,向著王飛左肩按去。
  呃,猛虎拳我學都沒學呀,看來只有先跑路了,等會兒再找個機會溜進去。
  王飛心想之下,腳下步伐向后退去,輕松的躲過那守衛的擒拿,一個轉身便要向后跑去。
  “小賊,敢冒充朝廷捕快,說!到底有什么目的?”一聲嬌喝從旁邊的馬車中傳出。話音剛落,一道紫色的倩影快速的向王飛追去。
  我X!怎么哪里都有這么愛管閑事的,劇組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又不是反派!
  王飛運用著水上漂中的借力法門,在人群中左右穿梭著,童子功內力拼命的往腳下注去,使其速度越來越快,但那抹紫色身影,卻怎么甩都甩不掉,距離反而越拉越近,怕是用不了多久變會被追上,自己手中又無兵刃,下場恐怕不會太好。但除了跑之外,好像又沒有別的什么辦法,王飛好似已經陷入了一個死局。
  “小賊,還不快束手就擒。”那名紫衣女子跟王飛的距離已不足三尺!左手向著王飛后領抓去。
  不行了,看來必須奇招制勝了!王飛突然停下腳步,身體向后撞去,那女子顯然沒有料到王飛突然停下,輕功之中的御力法門已是來不及使出。
  碰!
  剛才那女子伸手去抓王飛的后背,空門大開,這一撞之下王飛便感覺后背被兩團軟綿綿的東西給頂住了,女子的發香也隨著兩人激烈的“碰撞”傳入了王飛的鼻中。
  咳!咳!跑題了,生死之間王飛根本來不及享受這片刻的溫存,手中向后抓去……。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