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漠北飛鷹傳 > 第十三章:金針沈家

第十三章:金針沈家


  “金針沈家”,雖不能與洛陽石家堡相比,但是在江湖中也小有聲望,屬于中立勢力。沈家位于四川CD東郊,世代研習金針之術,繼承懸壺濟世的理想,為世人尊崇。門人行事素來低調,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一手金針妙技退能活血生肌,妙手回春;進能隔空點穴,臨陣制敵,威力可與唐門比肩卻更具仁心,江湖無人敢輕視。自從前代莊主沈勁風夫婦出征流寇,雙雙戰死在嘉峪關口之后,沈家莊從此沒落,人丁凋零。兒子沈滄海從此退出江湖,一個人帶著一兒一女,做起了藥材生意。
  七月的盛夏,透藍的天空,懸著火球般的太陽,毫不留情的烤著大地上的一切,大地被曬得發焦發燙,地面仿佛被一個巨大的蒸籠罩住了,使人透不過氣來,川陽湖河的河水日日夜夜無窮無休的從沈家莊邊繞過,東流入海。河畔兩岸數十株楓樹,葉子似火燒般紅,莊前莊后的十畝農田,種滿了許許多多的藥材,有三七、天麻、活血草等等,微風輕輕一吹,濃濃的藥味散發在空氣中。
  農田里,一男一女,正在采摘藥材,男的十五六歲年紀,眉清目秀、身穿一襲淺藍色衣裳,白色羅褲。女的十八歲左右年紀,一襲鵝黃色的羅裳,長發飄飄,紅色發帶,看上去清純秀麗,有大家閨秀之范。兩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情侶,反而覺得像兄妹。不錯,男子正是沈家莊小少爺沈凌峰,女子則是沈凌峰的姐姐,沈家莊大小姐沈凌霜。
  七月的天氣實在是太熱了,沈凌峰一頭是汗,氣喘吁吁的道:姐,你說爹爹也真是的,這么熱的天氣,干嘛不雇藥農來采藥,非要讓我倆出來采,真不知道爹爹心里是雜想的。
  沈凌霜背著竹簍,把手里剛采的藥材輕輕地放到竹簍里,柔柔的說道:傻小子,你要知道,咱們沈家現在正是危難時刻,爹爹最近藥材生意也不好做,雇藥農還要給人家工錢,我們有腳有手的,自己采,還可以省一點銀子啊。
  沈凌峰聽沈凌霜這么一說,嘴角一副不開心的樣子,猛的坐在了藥地的田埂上,怒氣沖沖的說道:太熱了,我不采了。
  沈凌霜看著弟弟這副賭氣的嘴臉,心里想罵卻又罵不出來,因為沈凌峰是沈家的獨子,加上從小就天生呆傻,雖然已經十五歲了,但有的時候智力卻和三歲孩童一般。雖然沈家沒落,沈凌峰呆傻,但是沈滄海從小對他都是嬌生慣養,百般溺愛,長這么大也從來沒做過什么農活。沈凌霜也特疼愛弟弟,畢竟母親生下沈凌峰就已經去世了。
  “好吧,累的話,你就先回去吧!沈凌霜喊道。
  沈凌峰緩緩起身說道:姐,你看兩個竹簍都滿了,我們回去吧。
  沈凌霜看了看兩個裝滿藥材的竹簍,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彎下身來,背起了竹簍,柔柔的說道:小弟,走吧。沈凌霜笑嘻嘻的喊道:回家了,順手背起了另一個竹簍,拉住了姐姐的手,兩個人高高興興的向后門走了去。
  太陽漸漸落山了,夕陽的余暉撒落在楓樹的枝葉上,已經是傍晚了,兩人行至后門的時候,莊內傳來了廝殺的打斗聲。沈凌霜慌忙的放下竹簍,然后對沈凌峰說道:小弟你就在這里等我,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進來,知道嗎?沈凌峰默默點了點頭。沈凌霜隨后急匆匆的向莊內跑去,
  莊內大院里,沈滄海左腳單膝跪在了地上,右腿部鮮血直流,長風鏢局二少爺范小參將刀架在了他脖子上,三個魁梧的男子站立在范小參身后。
  四周的院地上,躺滿著十幾具血淋淋的尸體,看穿著打扮和范小勤身后的三個男子是一樣的,則應該是一伙的。寂寥的安靜,突時狂風大作,莊內兩旁的楓樹林,吱吱作響。
  只見三枚金針形如疾風一般的從后門右側順飛而來,范小參耳聞叮鈴之響,左手持刀相抵,卻不料三枚金針從金絲環刀刀口穿隙而過,其中一枚刺中了范小參的左眼,另外兩枚順勢如風,穿喉而過,三名男子緩緩倒地,一鳴嗚呼,金針依次插在了院中梨樹的樹桿之上。穿喉而過,入木三分,可見發針者內力不可小覷。范小參頓時哀聲喊道:我的眼睛……隨后身體微微傾斜,矗立著刀柄,跪倒在地,右手緩緩的捂住了左眼,鮮血順著指縫間流了下來,看他疼痛不已,默默的矗立在那里。
  “爹爹”,沈凌霜尖聲喊道。隨后快速飛奔了過來,扶住了沈滄海。看著沈滄海右腿腿部,鮮血直流。她眼角流下了眼淚,此時的她心中怒氣一激而上,雙眼緊瞪著跪在地上的范小參,左手慢慢掏出懷里的金針,正要刺向范小參的時候,沈滄海拉住了她的手臂,搖了搖頭,微微的說道:他左眼已經瞎了,放他走吧!
  “爹”,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如此固執,這種無情無義的畜生,早該殺了。沈凌霜喊道。
  放他走吧,你范世伯在世的時候,長風鏢局對我們沈家有恩,再說你與小豫還有婚約。沈滄海氣語微微的說道。
  “爹”,人家都這樣對你了,你還在乎那些陳年爛谷子的恩情?這種人就應該殺了算了,再說那個范小豫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我才不嫁給他的。沈凌霜喝道。
  沈滄海一聽此言,剛要說話,全身發顫,突然間喉頭微甜,一口鮮血噴在地下,沈凌霜見狀,顫道:爹,你怎么啦?緊接著一聲哽咽,再次忍不住的,一口黑血吐在了沈凌霜的衣袖上,隨后昏昏的暈了過去。沈凌霜此時焦急萬分的一手把住父親的脈博,才發現是中毒了。看著父親,面部血氣也正常,只是腿部被砍傷了,怎么會中毒呢?于是目光轉向了范小參,怒斥道:你這個卑鄙小人,我爹對你如此甚好,你為何要下此毒手。隨即右手微微運足掌力,正準備起掌的時候,突然手臂麻木不已,微微向前挪了幾步,只覺得全身上下,四肢無力,就好似面癱一樣的坐倒在地。
  范小參此時大笑了起來,眼角的血沾滿了右手的手掌,緩緩起身,提起了金絲刀,喝道:凌霜,沒想到吧,你也會中我的攝魂散,今日你打瞎我一只眼,本該一刀解決你的,可是看在我們從小就認識,你又與我哥哥有婚約,你只要乖乖交出《恨天寶鑒》,我就既往不咎,留你一條命。
  沈凌霜此時心里默默的在想,我沒和他接觸過啊,怎么會中毒呢?這是為什么呢?看父親中毒的跡象則應該是唐門的“閻羅散”,自己中的卻是攝魂香,“閻羅散”可是唐門七十二散中的其中一類毒藥,范小參是長風鏢局的,不可能有此種毒藥呀……這就奇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哎!先不管了,父親的毒不能再拖下去了,此時應該想一個萬全之策,解下自己身上的迷魂香之效。有了,且先把這畜生支開,小小的迷魂香難得倒我嗎?
  她在那里沉默了片刻,終于開口說道:《恨天寶鑒》,在大堂的木屜里,你若想要,便去取呀!
  范小參聽到后,半信半疑的回應道:你若騙我,我絕不輕饒你,你若跟我耍什么花招,當心你的舌頭多個窟窿。
  愛信不信,我已經跟你說了,反正我的命已經掌握在你手里,我沒必要騙你。沈凌霜柔聲說道。
  范小參看著沈凌霜一臉蒼白無力,沈滄海又是中毒暈去,應該沒人敢在這種生死關頭開玩笑的,于是掄起金絲刀緩緩的向沈家廳堂走了去。
  沈凌霜看著范小參走了去,雖然自己雙腿軟綿無力,但是手掌還是可以動的,于是運足內力,雙掌心齊合,口中默念著:四訣行醫八方玲,靈柩百匯陽池穴,的一些句語。原來這是金針沈家的《金鎖玉關四十二訣》,沈凌霜想以此功法,沖破筋絡,以真氣打破全身的麻木,以解這迷魂香。調息入靜,嬰動而后寧。全身熱氣騰騰,面部好似紅火一般,全身火熱的身體,一股寒流般的氣息循環流竄,隨息的麻木也不知寄于何處。正當幾乎忘了身體的存在時,一種暖洋洋、麻酥酥的感覺悄然出現,漸次遍布全身,只覺得那喉嚨一癢,一口黑血吐了出來。此時沈凌霜感覺自己神清氣爽,雙腿四肢也能動彈了。眼前最主要的是趁范小參沒發覺,趕快快找個安全的地方幫父親療傷去毒,于是緩緩起身背起昏迷的父親,慌忙的向后院大門疾速奔去。
  此時,天已經黑了,依靠在后門楓樹下的沈凌峰見姐姐背著父親,喊道:姐,你終于出來了,我肚子好餓啊。
  沈凌霜看了他一眼,拉起他的手,說道:小弟快走,去到山神廟,姐姐給你烤兔子吃。隨后急匆匆的背著父親,拉著小弟,順著川陽河的望山坡方向疾速奔去。
  夜晚風著實好大,川陽河的河水嘩啦啦的流著,范小參翻遍了整個廳堂也沒找到《恨天寶鑒》,走出院落,看到沈凌霜、沈滄海不見蹤影了,才發現自己中計了。此時的范小參怒火朝天,點燃了整個沈家莊。
  漆黑的夜晚,洶洶大火蔓延著整個沈家莊,大風咧咧的在火中呼嘯著,濃煙寥寥,數十畝的沈家莊成了一片火海。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