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李四 > 第十二章:啟程 三

第十二章:啟程 三


  李四不曉得劉績是在演哪一出,但又不敢說話,只能一臉疑惑的望著劉績,劉績看著他疑惑的表情,右手指了指耳朵,隨后又指向官道前方,于是李四閉上眼睛,仔細的聽了聽前方,似乎是有兩人在對話,但隔的較遠,聽得不是很清楚,正想開口問是不是遇上劫匪了,還沒發出聲音,劉績右手又是一把堵住了李四的嘴巴,力氣大的讓李四差點喘不上氣。
  劉績一手捂著李四嘴巴,張著耳朵認真聽了起來,沒有表示什么,只是放開了李四,身體輕輕往下蹲伏,身體的重心壓的很低,往前移動,不過腳步很輕,沒有發出什么聲響,隨后向李四擺了擺手,叫李四跟上。
  兩人就這么半蹲著往前挪動著,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就這么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段路程,那兩人身形與聲音稍有清晰了。
  “你說大王也真是的!為了能那小女子當他的壓寨夫人,是耗費心機,討那小女子的歡心,是什么法子都用盡了,這嚴冬剛過,咱們本來就沒什么存貨,可那大王二話不說讓我倆去那潭州城換這紅綢緞和這嫁衣,就因那小女子一句:本姑娘可是要風光下嫁的,你們這狗窩似的地方像是人住的嗎?”右邊稍壯人影說到一半,聲音忽然變得尖銳,似乎是在學女人說話,不過感覺是男不男女不女,像是從小入宮被閹了的太監。
  “駭,還不是那女子生的一副好皮囊嘛,我們大王那也會被鬼迷心竅了,我聽其他兄弟說,那前幾日晚上,大王逮到這女子時啊,這女子身著一身男子襕衫,還騎著匹駿馬,那馬兒高大健壯,四肢有力,不仔細看以為是那家的公子爺出門游歷,可大王瞧了一眼,嘿嘿嘿嘿~把那帽子一掀,呦呵,原來是個小女子,這大王平日里哪能見到啊,把那褲腰帶一扯就撲上去,女子就是一腳,不偏不倚,正中大王下懷,疼的大王蹲在地上半天沒出聲,原以為那大王是要當場殺了這女子的,大王卻要帶到山上去,說留著做他壓寨夫人,結果就整出這么一攤子事。”稍瘦人影嘆息道。
  “你說要是這小女子,再提出什么要求,咱們如何是好,這存糧可真的不多了,再這么折騰下去,這門親結完,咱這幫兄弟估摸著也得餓死在山上了。”胖人影語氣里透露著不解和擔憂。
  “哼,你想到的事,大王豈想不到?這不特地叫我從那岳州黑市上買來了這迷魂散,聽說這東西藥力可是強勁的很,連那習武之人都抵抗不住,不要半刻鐘,那身子骨便使不上勁,何況這小娘們?”瘦人影輕哼一聲說道。
  “大王說了,這事咱倆辦好羅~可是重重有賞的!咱們走快點,回去還能睡個覺,嘿嘿嘿~”瘦人影繼續說道,接著兩人的步子便邁的更快了。
  此時在晨霧的掩飾下,李四與劉績兩人悄悄跟著這兩人之后,李四聽到那女子的特征時,似乎是在那遇見過,想來想去,誒呀,不正是那天在酒館里面遇到的那位嘛,日子也對的上,也是女扮男裝。
  “不過這小娘們可倔的很哪,這都三四天了,一點東西沒沾,水不喝,飯也不吃,這個迷魂散怎么才能給這小娘們使上?”胖人影說道,似乎是在撓頭。
  “說你笨就是笨,這迷魂散一定得藏飯菜里頭?!這藥拿水泡好,用布沾上,等晚上那娘們換好衣服,只要一出門,咱們就用這布捂住口鼻就完事了,之后就不用咱們操心啦,也不曉得這娘們身體抗不扛得住我們大王一夜啊?哈哈哈哈!”雖然看不見那兩人表情,但也想必是極猥瑣的。
  李四聽到這里,心里不禁可憐起這位姑娘,可身子突然一顫感覺到一絲涼意侵入骨頭里,這種寒冷不是這早上的濕潤所具備的,這像冬雪后那干燥的風,像刀子一般刮痛你的臉頰,但這不是嚴冬,這是人的本能,它在警告你:你有危險。
  李四望向身旁的劉績,想告訴他,自己心里覺得不安,是不是那兩人注意到自己了,可李四看著劉績,才知道這種感覺正是來自于劉績。
  劉績沒有了一絲往日的嬉笑模樣,他眉頭緊鎖,雙眼凝視前方,那渾濁眼白之間的瞳孔迸射出兩道寒光,右手已經握住了別在背后的刀柄,左手撐地,身體蹲伏往前傾,此時的劉績似乎變成了披著人皮的狼,而前方的兩人便是他的獵物。
  “劉大哥?劉大哥?”李四見劉績這副模樣,心里竟然懼怕了起來,他知道劉績不會傷害他,但李四總覺得那刀會劈向他。
  劉績沒有回答,右手輕輕松開刀,那帶著寒光的雙眼望著李四,沉聲說道:“我要救那女子。”
  李四此時不知作何回答,也只能小聲說道:“劉大哥要救那便救,可我沒殺過人,而且我也不會武——”李四還想說什么,可劉績突然站了起來,大步子往前面跑去,口里叫著:“前面兩位兄弟等等我!等等我!”
  李四目瞪口呆,前一秒還握著刀的劉績,現在居然像個傻子似的沖了上去,心里慌了,只曉得蹲在原地,李四大概是覺得自己要完了了吧。
  那兩人聽到身后突然有人在大喊大叫,連忙轉身,同時抽出別再腰間的兩把長劍,劍刃劃過劍鞘,發出清亮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早晨,顯得十分刺耳。
  劉績見到兩人這般防備倒也不慌張,連忙擺擺手,諂笑道:“兩個大哥別沖動,我和那位兄弟是從潭州來的”跟著指了指那蹲在地上已是被嚇傻了的李四。
  接著說道:“嘿嘿,兩個大哥,是這么回事,咱倆在潭州犯了些事,為了逃命,特來投奔的。”
  兩人并未收回手里的鐵劍,但也并未有過多的舉動,似乎是在打量著劉績。
  “李四,你還楞著干嘛!快點過來啊。”劉績對著后面的李四大叫。
  李四沒動,劉績便對那兩人說道:“稍等下。”回去提起早已是傻了的李四,往那兩人前走。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李四總算是看清了兩人的模樣,一人稍瘦,塌鼻梁,小眼睛,臉頰消瘦,顴骨突出,嘴唇干裂發黑,兩只眼睛目光兇狠地盯著他和劉績,簡陋的衣裳沒有遮住胸膛,李四看見一道刀疤,從鎖骨處往下延伸,不知有多長,右手緊緊握著劍,舌頭伸出,將干裂的嘴唇浸濕,那模樣像極了爭食前的豺狗。
  而另一人稍高,體型也顯得更加龐大,臉上的絡腮胡子烏黑濃密,背上挎著一個大包袱,眼神恍惚,時而看向他倆,時而看向那瘦子,手中雖握著劍,腳步卻時不時的移動,人雖高大,卻沒有瘦子那股橫狠勁。
  “誒,我說兩位大哥,莫沖動,看把我這小兄弟嚇得不輕。”說完對著李四那微微顫抖的大腿用力拍去,李四一下沒受住力,突然單膝跪地,眼里全是驚恐。
  “你們倆要投奔我們寨子?!”那瘦子手里仍緊緊握著劍,那扭曲的青筋暴起,像是有數條巨大的蚯蚓在他那皮膚下蠕動。
  “我倆在潭州城和別人拌嘴,越吵越兇,我氣不過,抓著那人的頭就往旁邊裝滿水的缸里按,結果心里怒氣是沒了,那人也憋死了,我們倆知道殺人是死罪,連忙逃出了城,剛好前幾日在酒館里聽說潭州至岳州這官道上出現了眾多的綠林好漢,正所謂虎嘯山林,我們倆便想投奔,這不剛好在路上就碰到了兩位大哥,嘿嘿嘿~”劉績笑著說道,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
  “大、大哥,大王前兩日不也說嘛,說是要招新人手,這樣才能做更大的生意嘛~”壯漢子對瘦子結結巴巴的說道。
  “閉嘴,你不說話會死啊!”瘦子對著壯漢子沉聲怒道。
  “把你背后的刀給我,放在地上,用腳踢過來~”瘦子用劍指著劉績,沉聲說道。
  “行,投奔總要有點誠意嘛,嘿嘿”劉績將背后的短刀抽下,放下腳前,輕輕用力,便挑了過去。
  那瘦子小心翼翼的把刀撿起,打量了兩眼,眼神沒有之前那么兇狠,但仍是低沉著聲音說道:“你們走前面,我會在后面告訴你們怎么走的。”
  說完,瘦子和壯漢兩人走到李四和劉績背后,用劍抵著李四兩人的后腰,說道:“往前走上一刻鐘,路旁會有條小道,多的就不需要我說了吧,自覺。”
  就這么的,劉績和臉色煞白的李四被這倆人像是提著等待被宰殺的狗崽子一樣,往前趕路。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